如果說什麼都是多餘 那就留給自己不解釋的權利

如果說什麼都是多餘 那就留給自己不解釋的權利
有位曾經在工作上合作一段時間的夥伴,某天清晨突然像吃了炸藥般,憤怒地透過通訊軟體,傳送過來極不友善的訊息。當下我知道對方因為某件事情有很大的誤會,但看到他留言裡的字句十分武斷、語意非常決絕,我明白此刻多說無益,只能回覆:「無論如何,謝謝你這段期間的關照,祝福。」

句點之後,彼此就各自天涯了。

瞬間的驚濤駭浪,隨著捷運車廂輕微搖晃,因為震驚而撼動的心情,漸漸歸於平靜。

並非不在意這份因為共事而建立的人際關係,而是成為大人以後的我,愈來愈相信因緣有自,強求不來。若說熄滅手機螢幕的剎那,我還有所牽掛的話,多半是對方的性格造成的命運,讓他在工作上常有委屈;而不是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是否因為這個誤會而毀於一旦。

在放手時,保持沉默。此刻的無聲,是一種友善的回應。任對方因為誤解的憤怒,有釋放的機會。他氣憤像孩童時;你更要穩健如大人。

這無關自我的謙遜、或強大,只是多年修持而來的隨順與接納,不再對自己苦苦相逼。當某一個人、或全世界都誤解的時候,至少還可以擁有自己。如果此刻說什麼都是多餘,那就留給自己不解釋的權利。

或許,是自己對朋友的要求很高、期望甚深,我一直認為│真正的朋友,是可以互相理解與諒解的。無論任何大大小小的事情,根本不需要過多的解釋、說明,彼此連互望一眼都不必,就能選擇信任。如果欠缺這樣的基礎,再多解釋、再多說明,其實對方頂多得到一種你很尊重他的假象,他對之前的誤解,最終還是會有點存疑。

甚至,將來有人在你們之間隨意搬弄挑撥,或有其他不可意料的狀況,而造成第二次的誤會,對方就會在心中撩起:「看吧,果然沒猜錯,他就是這樣的人啊,枉費當初我還原諒他。」

這樣反反覆覆的人際關係,是非常疲累的;在愛情上,也有很多類似的感情模式,讓兩個人因此而不斷分分合合。

從年少至今,我從未刻意交朋友。雖然對為了維持人際關係,而討好別人的努力,感覺十分陌生;但只要不與人爭,要做到表面上的和諧,其實也並不困難。

//真正的朋友,是可以互相理解與諒解的。無論任何大大小小的事情,

根本不需要過多的解釋、說明, 彼此連互望一眼都不必, 就能選擇信任。//

遇有初識的年輕朋友,聊到這個話題,都把這種性格,推給星座去承擔。他們說:「水瓶座,愛好自由,擁有一般人無法理解的邏輯。」所以,容許我繼續當個外星人。

久而久之,自認為個性確實是有點孤僻,所幸想到可以免去許多與人交往的繁文縟節,卻有幾分慶幸。寧願在不妨礙別人的前提下,儘量我行我素,活得輕鬆容易。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