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為別人鼓掌 你也可以成為一道光

懂得為別人鼓掌 你也可以成為一道光
我剛來日本的時候,因為日語說得不太好,面試兼職四處碰壁,花了足足兩個多月時間,才找到一份在超市收銀的工作。

儘管超市裡的負責人,早就教會了我諸如「歡迎光臨」、「收您多少錢,找您多少錢」、「謝謝惠顧,歡迎下次再來」之類的套話,但我還是沒來由地緊張,站著的時候像一根筆直僵硬的木頭,在給商品掃條碼的時候,我的手都在微微顫抖。畢竟這份工作實在來之不易,我生怕自己哪裡做錯了,就會丟了這個好「飯碗」。幸好,早上超市裡沒有多少客人,絕大部分客人又都是住在附近、已經退休的爺爺奶奶,大家生活不忙,自然也不會申斥我的手忙腳亂。如今想來,當初服務過的絕大部分客人,我都已經記不清了,但我始終記得,在我就職的第一天遇到的一位老奶奶。

老奶奶一句話 讓身處異國的她挺過最黑暗的時光

那一天,她買了一份報紙和一瓶熱咖啡。然後,她似乎仔細看了看我的名牌,那上面寫著我的姓氏。

我盡力讓自己不去回應她的目光,掃完商品的條碼,盡可能流暢地用日語說:「您好,一共兩百四十五日元。請問您想用現金還是刷卡支付?」

她微笑著看了看我,忽然說出一句很蹩腳的中文:「金周嗎?」

她說第一遍的時候,我沒有聽清楚,而且也完全沒有想到她說的是什麼。於是,她又笑眯眯地重複了一遍那句中文:「緊張嗎?」

我趕緊點頭,僵硬的身體頓時放鬆:「緊張!緊張死了!」她也點點頭,笑著把那瓶結了帳的咖啡推給我,說:「沒關係的,不要緊張。這個送給妳,加油!」

現在想來,那位奶奶其實只是說了一句很普通的話,但是在當時,這句話卻給了身處異國的我極大的力量,讓我咬牙挺過了那段最艱難黑暗的時光。後來,我逐漸習慣了在日本的生活,日語也越來越好。每次去超市兼職時,我都盼望著能再見到那位奶奶一面,可是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有再見過她。直到我慢慢放棄了再見的想法,在那一年年末的時候,我才又在收銀時遇見了那位奶奶。

她還是買了一份當天的報紙和一瓶熱咖啡,然後對我微笑, 用中文說:「今天的妳比之前好多了,妳慢慢在習慣。」

這一次,我也對她還以微笑,真誠地回答:「謝謝您,真的謝謝您。」

這份收銀的工作,我一直做了很長的時間。其實仔細想想,我還是能回想起當時服務過的很多客人:有一個西裝革履的公司職員,跟我講話時一直使用敬語,結帳之後還會向我鄭重地一鞠躬;有一位溫柔嬌小的家庭主婦,每次來超市都會買滿滿三大籃商品,結帳之後會很溫柔地跟我說「謝謝」;有一位個子高高的老爺爺,每次來超市必買二十條士力架和一大堆零食,每次結帳時,都會熱情地回應我說的那些服務業客套話,還會耐心地要我「不要著急」。

我看過一個脫口秀影片,主持人是一個穿著樸素的小女孩,看起來靦腆又可愛。在脫口秀的前半段,小女孩講得特別精采,引得觀眾們笑聲連連。可是在又一陣滿堂大笑過後,小女孩或許是被這過於火熱的場面嚇到了,竟然忘了詞,僵在了舞臺上。她尷尬地直搔腦袋,一會兒求助似的看看攝影機,一會兒又看看臺下的觀眾,不知該下場還是該繼續。

發表論文忘詞 一陣掌聲讓他從滿臉尷尬中恢復從容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