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生就被判來日無多 31歲的她抗癌30年活出奇蹟

一出生就被判來日無多 31歲的她抗癌30年活出奇蹟
「我都得過兩次癌症,還復發一次,你應該也沒問題吧?」每次演講,看見需要鼓勵的人,我會這麼問他。

回想這些年,腫瘤幾乎伴隨著我一大半的人生。從小鬼靈精怪的我,很少生病,但只要一生病,就是「癌症」。

還沒睜眼看世界,就被預告死期

十一個月大的我,罹患了全台每年僅有不到三十例的神經母細胞癌。當時的保母在我身上發現有一個腫塊,拉起了治療人生的序幕。

媽媽對我說:「在妳還小時,曾經問妳要不要留下來?」

我問:「我怎麼說?」

媽媽說:「妳對我說:『我希望媽媽不要難過,我願意去接受這些治療的苦。』」

當時我還小,並沒有什麼印象,經過爸媽口中敘述,才得以拼湊當時的情景。

「腫瘤會慢慢長大,器官受腫瘤壓迫,導致死亡不無可能。」醫生下了最後通牒,壽命所剩不久。由於腫瘤包住了主動脈,醫生也不建議開刀,那時候的治療有點像「安寧緩和醫療」,只希望讓小小年紀的我不要走得太痛苦。

一輩子都必須依賴藥物

高二時,發現脖子上有結節,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的我,考上大學才進行檢查,卻換來醫生一句:「是甲狀腺癌,情況不是很好……。」

也許已經跟體內的腫瘤相處許久,對「癌症」已經有些麻木,得知確診的當下,就像是洋娃娃一樣,任由醫生與爸媽擺佈,開始一連串的檢查。

「甲狀腺癌只要切除甲狀腺,沒什麼。」癌症療程幾乎是我的日常,也為了不讓身邊的人擔心,我以平淡的態度,故作堅強地說。直到被推進手術室,恐懼才如湧泉般湧現,原本裝作堅強的我,還沒被推進手術室,就在爸媽面前無法控制的淚如雨下。

「這是甲狀腺素,之後都要固定吃喔。」如果手術是對未知感到恐懼,那麼醫生這句話,則是讓我意識到,未來我與藥物將如影隨形。

回家後,我把自己關在房裡哭了好久……,我才知道,原來我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勇敢。

事不過三?第三度罹癌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