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哪裡還有什麼理想」 一個19歲貧困女孩的心聲

「我哪裡還有什麼理想」 一個19歲貧困女孩的心聲
調查開始後不久,我們就遇到了十九歲的友美。打扮有點男性化的友美很靦腆、寡言,顯得比實際年齡更加稚嫩。但是我們的提問,她都認真回答,並遵守約定的時間,可見她是個做事有原則的人。

友美成長於單親家庭。父親在她小學一年級時去世了。現在她與四十多歲的母親及兩個妹妹,一家四口租住社會住宅。

友美在國中畢業後,考上了四年制的函授高中。我們剛開始採訪她時,她即將高中畢業,正在考慮今後的升學出路。

她的母親在瓦斯公司的客服中心工作,但患有慢性病,有時會因身體不適而臥床不起。因此,家裡的收入不穩定,生活窘迫。為此,友美完全沒想過向母親要生活費與學費。所有的學費都得靠自己,她只能在自己的經濟能力範圍內選擇學校。

她從上高中後,就開始到便利商店打工賺錢。為了控制工作時間以便兼顧學業,她設定打工的收入為平均每個月五萬日圓左右。而到了暑假等較長的假期時,她就選擇在時薪較高的早晨和晚上,一天上兩班。

這筆薪水,主要用於繳付自己的餐費、電話費和學雜費等支出。為了幫母親分憂,她每個月還從拮据的收入中拿出一萬日圓貼補家用,替妹妹繳電話費或借錢給母親。因此,友美幾乎沒什麼存款。有時在發薪水前,連電話費都繳不起。每個月總有幾天,手機會被停掉,每當這時,她都會事先告訴我:「從今天開始,我的手機不能用了,有事請與我母親聯絡。」

在家裡,長女友美是主要的勞動力。她從國中開始就帶頭洗衣、做飯和打掃。上高中以後,上學、打工、家事的輪番作戰,令她體力透支,常常都是把便利商店不要的便當包回家,給妹妹們當晚飯。

我問友美,除了這些便當以外,她還吃什麼。她說:「有時吃泡麵,有時買點麵包湊合一下。」

打工很辛苦,當她回到家,往往已筋疲力盡,所以更想早點睡覺,吃飯不是最重要的了。她一天的飯錢控制在五百日圓左右,很多時候一天只吃一餐。

友美同時也是妹妹們的精神支柱。妹妹們還在念小學時,學校有事情,都是跟友美聯絡;她們生病時,她還會向自己的學校請假去照顧妹妹。

「我的理想是能過普通的家庭生活。」

其實友美還有一個大四歲的哥哥,國中時,曾經與友美一起分攤家裡的擔子。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