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數位路條 紅黃綠三色健康碼

特派員看世界(中央社記者林克倫北京29日電)「路條」曾是中國大陸1979年改革開放前農民進縣城的通行憑證,40年後的今天因武漢肺炎疫情延燒,新時代出現結合大數據、手機與QR Code等科技的數位路條:「健康碼」。

中央社記者在北京的住宿公寓,3月5日起除了查看進出證與量手腕溫度外,還多一道「北京健康寶」的手機認證程序,必須顯示綠色「未見異常」方能進樓;「健康寶」採人臉識別、3天需認證一次,避免偷跑到外省市出現行蹤漏洞。

「健康碼」是諸如北京健康寶這類個人健康管理小程式的統稱,它不是一串數字,而是一組隨時隨機產生的「二維條碼」,或是轉換成文字的中文訊息,並以交通號誌的「紅黃綠」為識別顏色。

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因春運從武漢延燒到大陸各省市自治區,如何讓「健康人」在春節後能搭乘交通工具進城,成為疫情防控與復工復產的一道難題。

健康碼於2月11日在阿里巴巴總部所在地杭州首次問世,採用支付寶app介面,用戶透過手機自行填報個人近期健康情況、有無接觸感染者、14天內是否待過疫區等資料,上傳經後台審核無誤,即可在手機產生一組專屬「二維碼」。

「健康碼」分3種顏色:綠碼可以直接進入杭州,紅碼需集中隔離14天,黃碼隔離7天以內。至於真實性基礎來自大數據,即支付寶用戶、手機號碼均是實名制,再加上跨省市漫遊定位功能,能清楚確認14天內的個人行跡。

不過,昔日路條有「級別」之分,跨省需更高部門簽發,今日的健康碼亦然。浙江作為重要外省民工返城復工省分,在杭州推出後、隨即「複製」推廣至全省。新問題是,本省是否承認外省的健康碼?

原因是各省市均有自己的健康碼系統。舉例來說,持有湖北健康碼的民工想回江蘇復工,江蘇省要不要承認?若不認,結果是外地民工進城後仍要居家隔離14天,這又影響了盡快復工的經濟計畫。

最新個案就是27日,湖北省民眾經九江大橋要進入江西省,卻因管制差異先引爆兩省省界警察衝突,繼而湖北省民眾過橋包圍江西警方;背後主因即是,湖北與江西的健康碼能否互相承認。

數位時代的「健康碼」遇到跨省無法互認,當下回到改革開放40年前的路條狀態。貌似要素秉賦能自由流動的市場經濟,「省際壁壘」的幽靈依舊存在,用大陸官場的話語是:官僚主義、本位主義、形式主義。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