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宗教狂熱 政治偏頗的致命偏執

武漢肺炎世紀浩劫專題(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5日專電)這場瘟疫曝露德黑蘭權力核心的宗教保守派徹底困惑且束手無策,卻妄自尊大,甚至義和團鬼魂附身一般地偏狹仇美、反西方,即使犧牲更多伊朗人性命,他們彷彿也在所不惜。

伊朗人還在過年,一個苦澀的新年。從3月20日開始的波斯新年諾露茲節(Nowruz),大部分機構和公司行號放假兩週。現在則因為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肆虐,假期可能更長。

官媒報導,當局對公眾生活進行「嚴格管制」,建議民眾於節慶期間待在家中自主隔離。不過半官方梅爾通訊社(Mehr news agency)的新聞照片顯示,德黑蘭—科姆(Qom)高速公路於年節期間大塞車。出現在許多國家的空城和社交疏離景況沒在伊朗發生,而且恰好相反。

做為武漢肺炎疫情最嚴峻的中東國家,這是該有的景象嗎?

位在德黑蘭西南方120公里的科姆是境內武漢肺炎最早兩起確診病例發病地點。統治階級什葉派教士堡壘、宗教首都的地位讓這座伊斯蘭教聖城高不可攀,儘管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就連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也不敢封城。大部分什葉派資深教士就住在城裡。

上傳網路的影片顯示,大批狂熱信眾於3月17日破壞科姆的法蒂瑪聖陵(Shrine of Fatima Masumeh)一處入口,強行闖入要求當局不可關閉聖陵,因為他們要禮拜,一大群人在中庭與鎮暴警察火爆推擠。

伊朗17日當天通報武漢肺炎累計死亡數已達988例,直逼千條人命大關,在當時是中國和義大利之外全球之最,但這只是冰山一角。世界衛生組織(WHO)應急風險管理和人道應對事務負責人布瑞南(Rick Brennan)走訪伊朗後表示,當局只檢測情況嚴重的病患,「通報病例數可能只是實際感染數的約1/5」。

即使疫情嚴峻至此,推特上的影片顯示,一位教士當天在法蒂瑪聖陵外高呼:「我們不是世界衛生組織(WHO)的信徒,他們是一群異教徒和猶太人。」

當關閉聖陵的呼聲此起彼落之際,主管法蒂瑪聖陵的機構在聲明中指出,聖陵「本質上具備最高的抗菌特性…是對抗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大流行強有力的屏障」,顯然認為聖陵的「神性」使它百毒不侵,並且可以保護信眾。

關閉宗教場所是為了遏制疫情蔓延,如果連想要這樣做都困難重重,奢談封鎖聖城,防疫成效也就見微知著了,當局祭出的各項措施明顯阻擋不了勢頭迅猛的武漢肺炎疫情。據官方說法,去年12月最早在中國武漢出現的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截至4日為止,累計確診總數超過5萬5000例,有3452人死亡。

然而,去年11月席捲各地的抗議風潮遭到鎮壓,據報造成1500位示威者喪生,這已經導致德黑蘭當局威信蕩然。今年1月烏克蘭客機失事造成176人罹難,當局連日否認後,眼看證據確鑿難以抵賴,才終於承認客機遭到防空飛彈擊落。一個信用破產的政權,這時叫外界如何全盤接受它所提供的數字呢?

在德黑蘭政壇中有權有勢的宗教保守派顯然對於突然爆發的這場瘟疫徹底困惑而且束手無策。2月19日傳出確診首例後,最高領袖哈米尼(Sayyid Ali Khamenei)於同月23日稱之為「一種被敵人用來勸民眾別去投票的怪病」。伊朗於同月21日舉行國會大選,執政當局一直擔心投票率太低導致選情低迷。

延伸閱讀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