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草本飲料Jamu因疫情翻紅 像印尼Espresso

游永輝說,他從小就喝Jamu,這在印尼很普遍,青少年出國唸書後就不太喝,「當時覺得Jamu很老氣、不酷」。等到有小孩後,看到小孩生病吃的藥都是抗生素,開始回想他的父母從小給他喝Jamu,他才一直很健康,因此想推廣Jamu,「我希望這個很棒的傳統、文化能一直流傳下去」。

雅加達郵報(Jakarta Post)4月報導,商業顧問公司Inventure Knowledge在疫情影響消費者行為的報告指出,疫情讓很多Jamu廠商的營收成長5成。報告稱Jamu是「新的義式咖啡」,喝Jamu將成為後疫情時代的新常態。

在雅加達一個傳統市場賣Jamu的蘇米亞蒂(Sumiyati)說,以前喝Jamu的人就不少,疫情爆發後更多人來買,她的收入增加很多,不過,食材的價格也上漲不少。

Jamu的傳統製作方式必須經長時間熬煮。雅加達的傳統市場現在仍可見小攤販在賣Jamu食材,或已煮好、裝在寶特瓶裡的Jamu;但已不易看到印尼稱為Jamu Gendong、即身上揹好幾罐煮好的Jamu,挨家挨戶或沿街做生意的婦人。

前駐印尼外交官李東明在他的著作「看見印尼」中寫到,中爪哇的三寶瓏(Semarang)是草藥首府,有Jamu Gendong沿街調配藥飲,路邊小攤等地都不難看到宣稱療效五花八門的Jamu,除了吃的、喝的,還有擦的、洗的,應有盡有。

印尼草藥企業家協會(GP Jamu)會長德威(Dwi Ranny)指出,Jamu產業每年創造20兆印尼盾(約新台幣406億元)產值,有登記註冊的產業有上千家,還有許多沒有註冊的微型商家或攤販,至少超過1500萬人從事Jamu產業。

德威指出,疫情爆發後,很多會員都在研發適用的營養品,已有產品提供給超過3000名患者和醫護人員使用。依現行法規,草本產品還不能當藥品使用,希望政府能盡快立法。

德威對Jamu產業的未來感到很樂觀。她說,很多企業因疫情而暫時關閉,甚至倒閉,「做Jamu的都沒受到影響」。

製作Jamu飲品食材及營養品的業者寧哈曼多(Ning Harmanto)說,很多學者在武漢肺炎疫情後研究指出,Jamu有助提升免疫力。很多人過去不喜歡Jamu,現在都對Jamu感到興趣,因為他們擔心會被感染;而習慣常喝Jamu的人,身體都很健康,沒什麼病痛。

印尼研究科技部部長班邦(Bambang Brodjonegoro)指出,多項針對武漢肺炎研發的草本製藥已有初步測試,將進入臨床試驗階段,才能更明確分析其有效性。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