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裔男之死抗暴縮影 官逼民反串聯全球起義

非裔男子佛洛伊德之死引爆全美抗議浪潮。分析認為,正在美國發生的事正是全球各地抗暴事件的縮影。在全球化緊密連結的世界,官逼民反可能迅速串聯成為一場「全球起義」。

有自閉症的32歲巴勒斯坦男子哈拉克(Iyad Halak)因為無法理解以色列警察的命令,手無寸鐵的他於5月30日在耶路撒冷(Jerusalem)舊城區遭到擊斃。事件引燃巴勒斯坦人怒火,民眾在不同地點示威抗議,訴求伸張正義。

哈拉克之死發生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 Minneapolis)警方殺害佛洛伊德(George Floyd)的同一週。

佛洛伊德之死掀起全美示威潮,當權派下重手因應,事件勢必對當代美國史產生深遠影響。貝魯特美國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新聞學教授庫里(Rami George Khouri)認為,當局或殖民統治者暴力壓迫政策時而引發大規模起義,正在美國發生的事幾乎就是全球各地這類事件的縮影。

他認為,佛洛伊德之死不僅曝露美國社會存在根深蒂固種族主義問題,也再度推翻讓美國人自我感覺良好的美國優越論(American exceptionalism,又譯美國例外論)。

他在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撰文指出,從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到阿拉伯之春,這類事件不受時空限制,總是具有3項共通要素:為了尊嚴而走上街頭、遭到當局以更暴力手段壓制、媒體聚焦激情卻無視根深蒂固的冤屈。

無助公民遭到統治精英或占領者不當對待數十年,走上街頭成為表達訴求的唯一途徑。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和非裔美國人的共同訴求就是「尊嚴」,不是財富、權力或報復。對於感覺自己被當成動物一般對待,甚至可能遭到任意射殺的人而言,尊嚴是唯一的解藥。

安全部隊的愚蠢殺戮一旦引發大規模抗爭,儘管使用不同語言,但是不管在美國、黎巴嫩或以色列,當局說法總是千篇一律。

一旦「正在進行調查」、「非暴力和平示威是人民的權利」、「將會體察民瘼並確保情況迅速改善」這種泛泛表態無法澆熄民眾怒火,政府就會開始祭出國家暴力,以催淚瓦斯、警棍、盾牌、強力拘捕,甚至射殺群眾等手段試圖掌控局面。這在阿拉伯之春、巴勒斯坦起義,或者在今天的美國,並沒有兩樣。

無法深入調查示威群眾不滿的背後原因,則是主流媒體普遍現象。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其他阿拉伯國家,或是在美國,媒體採訪大規模示威時主要聚焦於警民衝突,會鉅細靡遺報導財產損失或對安全部隊的攻擊,卻鮮少深究造成官逼民反的種族主義、殖民主義、濫權、毫無平權可言等背後原因。

延伸閱讀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