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郵記者黯然離開北京 駐中國外媒成兩強棋子

華盛頓郵報北京分社社長弗菲爾本週離開中國,讓華郵40年來首度沒有中國特派記者。隨著美中關係緊張,媒體成為兩大強權對抗工具,也讓閱聽人失去獲取第一手訊息的機會。

弗菲爾(Anna Fifield)15日在推特放上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北京辦事處的照片,「我最後一次關上這扇大門」,她一連發出3則推文,感傷溢於言表。弗菲爾因為新工作,已於15日返回母國紐西蘭。數個月來,中國官方一直拒絕給予弗非爾繼任者簽證。

由於另一位特派記者施家曦(Gerry Shih)已於3月遭到驅逐,繼任記者竇伊文(Eva Dou)又遲遲未能獲得簽證,弗菲爾離開北京後,華郵北京辦事處將僅剩2名中國籍研究員。

除了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nal)與彭博(Bloomberg News)也都面臨記者簽證取得困難的問題。

澳洲廣播公司(ABC)記者伯特爾斯(Bill Birtles)與澳洲金融評論報(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記者史密斯(Michael Smith)在遭到中國國安人員問話之後,逃到澳洲駐中使館尋求庇護數天,並於7日漏夜撤返澳洲。他們是澳媒派駐在中國的最後兩名記者。

華郵指出,新聞真空的主因顯然是中國與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在包括貿易、中國鎮壓香港運動以及侵犯新疆維吾爾族人權問題產生紛爭的結果,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流行更加劇緊張局勢。

數十年來,中國一直對外國記者密切監視,但今年春天以來,外媒面臨1970年代後最嚴峻的時刻,中共政府開始禁止美國記者返回中國境內。

北京於2月驅逐華爾街日報3名記者,這是在毛澤東時代後,中國首度驅逐一家國際新聞機構的多名記者。3月,中國又指定華郵、紐時、華爾街日報、時代雜誌(Time)與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為外國代表機構,必須向中國政府報告在中國的人員、財務與運作狀況。華郵、紐時與華爾街日報記者今年的簽證到期後也將被要求離開中國。

這項宣告是對美國國務院2月將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中國日報與美國海天發展列為「外國代表機構」的報復。

華郵、紐時與華爾街日報於3月發表公開信,呼籲中國政府收回強迫美國僱員離境的決定。

由於中國對香港治理的不確定性日益增加,紐時7月宣布將把香港數位新聞中心遷至首爾,資深記者儲百亮(Chris Buckley)也因為延簽遭拒,於5月離開北京。紐約時報國際新聞主編斯萊克曼(Michael Slackman)向華郵表示,「很希望能夠將全部記者帶回去」,目前紐時仍有2名特派在北京,在這樣的困境中,紐時仍在尋找全面報導中國的最好方法。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