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瑞特接大法官 保守派的燈塔自由派的宿敵

美國總統川普正式提名巴瑞特遞補大法官空缺。素以保守著稱的巴瑞特,已讓自由派憂心墮胎權的命運,白宮則要衡量巴瑞特穩住基本盤與激怒都會、獨立選民倒向民主黨的得失。

「紐約時報」報導,川普兩年前提名卡瓦諾(Brett M. Kavanaugh)出任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時,就強烈暗示下次出缺時會提名前法學教授、2017年才獲提名出任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的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

如今巴瑞特將遞補素負人權盛名的金斯柏格(Ruth Bader Ginsburg)的遺缺,紐時稱她是個缺乏法庭經驗的現任法官,卻是保守派基督徒與反墮胎活躍人士的一大勝利。

反墮胎政治團體「蘇珊‧安東尼名單」(Susan B. Anthony List)主席丹能費爾瑟(Marjorie Dannenfelser)說:「既是傑出法學家,又是位敢甘冒忤逆當前女性正義主流大不諱、將爭議帶上法庭辯論的女性,巴瑞特堪稱是完美結合。」

川普欽點巴瑞特接替金斯柏格,幾可肯定又要讓美國在墮胎權益上陷入痛苦的分歧與爭論,尤其保守的巴瑞特要接替的金斯柏格對維護這類權益毫不含糊,兩人反差實在太大。

在保守派法官圈裡,巴瑞特有極佳口碑。她22年前曾擔任保守派前大法官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的書記官,當時的同事很快就發現巴瑞特最得「老闆」的心。她以優異成績畢業於印第安那州聖母大學法學院(Notre Dame Law School),2002年回到母校任教,儘管法律見解不盡相同,但她仍頗受同事稱譽。

人格特質也讓巴瑞特備受保守派鍾愛。和她同為羅馬天主教徒的明尼蘇達聯邦地方法官希爾茲(Patrick J. Schiltz)是巴瑞特的長期心靈導師,他說:「巴瑞特的宗教信念就是保護生命,她自己就活在這些信念中。但重點是,我們的宗教信仰與撰寫判決書是兩碼子事。」

巴瑞特的丈夫傑西(Jesse Barrett)曾任聯邦檢察官,目前是執業律師。夫婦倆育有7名不到20歲的子女,包括2名從海地領養的小孩,還有一個幼子患有唐氏症,每天早上都得靠她揹下樓。巴瑞特為人所知的是在孩子就讀的小學當義工,如今48歲的她將成為最年輕的大法官,將形塑一個世代的美國法律。

她住在印第安納州南本德(South Bend),和許多中西部各州的小型大學城一樣,是個文化上緊密交織的社區。巴瑞特一家人時常出席聖母大學爵士樂音樂會與看美式足球賽。

巴瑞特2017年被川普提名為芝加哥聯邦第7巡迴上訴法院法官時,就因保守宗教觀點被盯上。民主黨議員在她的審查聽證會上質疑她的一些聲明與天主教信仰,加州參議員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就說:「你長期以來都認為信仰會戰勝一切,教條強烈深植妳心中。」

她看待墮胎權的法律哲學,無論出於她個人特質還是法律因素,都是外界關注焦點。

2016年巴瑞特在傑克森維爾大學(Jacksonville University)演講時說,支撐「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美國最高法院1973年對婦女墮胎權及隱私權的重要案例,承認婦女墮胎權受憲法保護)的核心原則是婦女擁有墮胎權,未來也不大會改變,重點在於各州要如何將墮胎權限縮。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