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流感疫苗陰影 瑞典人願打COVID疫苗不到5成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在歐美發燒,許多人期盼疫苗上市緩解疫情。但對年輕一輩瑞典人而言,2009到2010年當時響應施打新流感疫苗後出現虛弱的嗜睡症,陰影揮之不去。

法新社報導,被問到會否想施打這次倉促研發出的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切比(Meissa Chebbi)與數以百計其他10年前嘗過新流感疫苗後遺症的年輕瑞典人反應都一樣:「敬謝不敏」。

當年新流感疫苗後遺症的陰影嚴重影響瑞典人對所有COVID-19疫苗的信心,不知這回又有何長期副作用。

21歲的切比告訴法新社:「除非真的性命有受疫情威脅之虞,我絕不建議他人急著施打。」

瑞典人的反應凸顯各國政府趕著取得疫苗之餘,恐要面臨的複雜問題,尤其又是錯誤資訊易於在社群媒體氾濫的當前,甚至連疾病本身的謠言都一堆,都會助長各種疑慮。

瑞典在各種兒童自願接種計畫裡過去都有超過9成的參與率,但民調機構Novus近日所做調查發現,26%受訪瑞典民眾不打算接種任何一種目前研發中的COVID-19 疫苗,28%的人尚未決定,願意接種者僅46%。

不願打疫苗的受訪者裡,87%的人說就是怕會有目前未知的副作用。

瑞典衛生當局2009年為新流感防疫,當時呼籲大眾自願施打由英國葛蘭素史克藥廠(GlaxoSmithKline)研發的Pandemrix新流感疫苗,當時有60%的人響應政府號召,自願接種比率高居全球之冠。

但切比與數以百計其他當年還是學童、目前都不到30歲的年輕人,當時接種後都出現副作用的嗜睡症。後來確認問題是出在為加強免疫反應的疫苗佐劑。

據瑞典公共衛生局局長卡爾森(Johan Carlson)的說法,需60%到70%的人口施打疫苗,才能有助疫情遏制。

但對切比這些人來說仍心有餘悸。他說:「我無論何時何地,甚至情況不許可的場合,都出現嗜睡..吃飯時、工作面談時、在大學上課或研討時都會,甚至在上班處所、搭公車或所有地方都會睡著。」

「(嗜睡)摧毀我的生活,沒過個5年讓風險逐漸浮現,我這次都不會打疫苗。」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