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各走抱團路線 拜登建反中聯盟非易事

隨著美中緊張局勢日益加劇,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上任後的目標,便是與西方民主國家結盟以廣泛對北京施壓,而非川普單槍匹馬式的抗中。即便如此,拜登想建反中聯盟也非易事。

「華爾街日報」報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循著相同思路,並已領先一步,公開與美國競逐全球領頭羊角色。近年來,習近平一直試圖將美國傳統盟友拉入中國的經濟圈。

拜登上任後,必須決定是否推翻川普政府近來頻繁祭出抗中舉措,包括讓3家中國電信公司在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除牌、禁止與支付寶等中國app付款平台交易,以及將中國最大晶片製造商中芯國際和其他公司列入黑名單。此外,拜登也須就北京重手箝制香港公民自由一事,應對中國施以多大壓力做決定。

拜登高階顧問團在競選期間和選後受訪時都表明,拜登承諾召開所謂「民主峰會」,正是他的中國政策核心,他將組建統一戰線,尋求建立一個有別北京威權治理的明確替代供各國依循。美國也將嘗試組織規模較小的民主國家團體,來應對先進電信技術和人工智慧等特定問題。

對拜登而言,對中國政策改弦更張意味不走川普政府路線。拜登主張,美國必須與盟友建立統一戰線,否則北京可以拿進入龐大中國市場的優惠待遇當誘餌,來個個擊破。

鑑於中國龐大市場的誘惑力,拜登在說服盟邦聯手對抗北京方面可能面臨重重難關。舉例來說,中國和歐洲聯盟(EU)最近達成一項投資協定。盟國表示,鑑於美國過去4年的單邊主義,結盟後美國能否維持長期承諾不無疑問。

盟邦日益不滿中國的咄咄逼人,可能正中拜登陣營裡多邊主義者下懷。北京緊縮對香港的控制和好鬥的外交政策,都加劇緊張情勢。然而拜登一些顧問認為,新政府起初可能會像柯林頓政府一樣,在人權議題方面意見分歧。柯林頓最終放棄在人權方面對中國施壓,將重點轉向建立經濟關係。

此外,在川普政府採取單邊主義4年後,潛在的夥伴可能拒絕與美國一起對抗中國,而且川普本人或其他立場與他相似的政治人物,很有可能2024年入主白宮。

前墨西哥駐北京大使瓜哈爾多(Jorge Guajardo)說:「你們要各國放棄進入全球唯一正成長主要經濟體的市場是想幹嘛,與美國結盟嗎?美國已證明自己就是個不可靠的夥伴。」

此外,民主峰會的受邀名單也可能進退維谷,找台灣恐觸怒北京,找印度恐因其排他主義色彩日漸高張引發質疑,但排除印度又會削弱聯盟的力量。

川普政府麾下一名高官說,拜登團隊可能陷入曠日廢時的磋商,而非擔任領頭羊的角色。

中國在因應美國進逼時也走結盟路線。中國先是表明願將國內研發的COVID-19疫苗作為全球公共財,無償與各國分享,去年11月又與亞太十多國簽署規模龐大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