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馬團隊歸隊 拜登外交舊中求變

拜登就職新局(中央社記者徐薇婷華盛頓15日專電)2017年初卸下副總統職務的拜登,20日將以美國新任總統身分重返白宮。4年過後,國際局勢已然不同,美中關係跌落谷底;大舉「回收」歐巴馬外交團隊的拜登,如何舊中求變是首要挑戰。

拜登(Joe Biden)卸任前,誓言「重返亞洲」的美國固守對中國的交往接觸政策,盼雙方競爭下仍有合作。為維繫表面和平,美國對北京壓迫人權作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5年在白宮信誓旦旦保證不會對南海軍事化,美國也選擇相信。

4年後時局恍如隔世。美國認清美中關係「戰略競爭」的本質,也意識到姑息主義只會讓北京更肆無忌憚踐踏人權民主。中國在各地加強侵略作為、影響力作戰之際,美方也認知聯合歐洲、亞洲理念相近國家反制的重要性。

攤開拜登內閣人事提名,不少是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時期老面孔,特別是國安外交領域。老面孔比例之高,彷彿曾在歐巴馬任內當過官是提名的必要條件之一。

舉例來說,國務卿提名人布林肯(Antony Blinken ),曾在歐巴馬任內擔任副國安顧問、副國務卿兩項要職;44歲的國安顧問提名人蘇利文(Jake Sullivan)在2013年至2014年間,擔任副總統國安顧問。

此外,歐巴馬時期分別擔任非洲事務助卿、國土安全部副部長的湯瑪斯-葛林斐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與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也獲欽點將出任駐聯合國大使、國土安全部長。

「回收」前朝官員並非壞事,特別是對期許團隊上任第一天就可投入工作的拜登來說,這些官員熟悉政府部門運作,對未來接掌職務也有一定了解,不須適應期,上任後馬上就能進入狀況。

不過,如同研究歷任美國總統內閣變動、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資深研究員鄧恩坦帕斯(Kathryn Dunn Tenpas)近期受訪所說,前朝官員回鍋並不少見,但目前時局已非過去「現況」(status quo)。

鄧恩坦帕斯表示:「我們現在手上有疫情要處理,經濟搖搖欲墜,國內種族緊張情勢也高漲,我不認為2009年是這種狀況。」

變化在外交領域尤其顯著。歷經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後,美國及世界其他國家對北京不信任感達歷史新高,連帶世界衛生組織(WHO)等國際組織的功能與公正性也受到嚴格檢視。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