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社會「隱形偏見」台裔法官劉弘威感同身受

「你會讓美國看起來像中共」,加州最高法院台裔法官劉弘威曾被提名聯邦法官卻遭否決。成長階段他的午餐盒被取笑、招待會上被誤認為服務生,美國社會中的「隱性偏見」亞裔能共鳴。

劉弘威(Goodwin Hon Liu)是現任加州最高法院法官,曾任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法學院副院長,是專攻美國憲法等領域的法學專家。他畢業於史丹佛大學,曾以羅德獎學金前往英國牛津大學攻讀碩士,並於耶魯大學法學院取得法律博士 。他的雙親來自台灣。

正當舊金山頻傳亞裔受暴力攻擊事件,劉弘威今天受邀「確保亞裔社區安全」(Keeping Our AAPI Community Safe Confirmation)高峰會主講人之一,該線上研討會由舊金山地區檢察長博徹思(Chesa Boudin)主持。

過去討論類似議題時,劉弘威總是從法律、政策和數字的專業面向切入。這次他別開生面地從台裔後代的親身經歷,分享在美國社會中「隱性偏見」的小故事。

劉弘威說,這一生並沒有經歷過近來有許多影片分享亞裔受攻擊的悲慘暴力的情景,而且很幸運受到教育和工作頭銜的保護,但是日常仍免不了遇到「隱性種族主義」(casual racism),被問及「你是哪裡人?」「為何可以說一口好英文?」

劉弘威曾在高級招待會的場合被誤認為服務生。另外,他憶及10餘年前被提名擔任聯邦法官時,「一位反對提名的參議員說,我想讓美國變得更像共產主義中國。」

前美國總統歐巴馬於2010年提名劉弘威出任美國13 個聯邦上訴法院之一的全職法官,任命案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審查,長達一年多遭共和黨強烈反對,最後否決。2011年7月,劉弘威被當時加州州長布朗(Jerry Brown)提名為加州最高法院法官,同年9月就職至今。

現年50歲的劉弘威出生在喬治亞州,成長過程隨父母搬遷到加州沙加緬度(Sacramento),就讀公立學校。高中時,稱得上朋友的同學給他取了不雅、歧視綽號「斜眼」(slant),成為他心中不可抹滅的印象。小學時,他的午餐便當盒常成笑柄,因為媽媽為他準備的美味食物和同學們吃的三明治很不同。

他回憶,「我想不出一種詞彙定義這種現象,也沒跟媽媽解釋為什麼便當盒日復一日原封不動 。」

類似的經歷,很多亞裔能夠產生共鳴。劉弘威思考沒吃午餐不重要,而是隱忍著被取笑、把被羞辱的尷尬內化成思想的一部分,「以為自己與眾不同是一件錯事」。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