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土敘邊境/本來以為得做工一輩子 教育翻轉他們人生

不到10歲的敘利亞難民兒童到工廠打工貼補家計;失學的難民青年本來以為會一輩子做工。非政府組織提供上學機會讓他們改頭換面、翻轉人生,也印證了「教育不能等待」。

教育可以打破貧窮、暴力和不公正的惡性循環,但是受教權有的時候不是人人平等。

「我(大學)要讀軟體工程。」談到未來志向時,17歲、念11年級的沙胡德(Mohammed Haj Shahood)說得頭頭是道:「還在敘利亞老家時,我就熱衷於『玩』電腦。現在已經是數位時代,每個人都該學習如何應用電腦。知識世界無涯際。」

一家人8年前逃離內戰中的敘北老家阿勒坡(Aleppo),落腳伊斯坦堡蘇丹加濟區(Sultangazi)。在家中6個小孩排行老二的沙胡德當年跟成百上千敘利亞小孩一樣,得到成衣工廠賺取微薄薪資貼補家計。

戰火無情,顛沛不堪回首。為了生存,那幾乎是每個家庭當時不得不然的安排,教育對這些孩子而言是遙不可及的夢。

當年未滿10歲的沙胡德每天打工12小時,週休一日。這樣的生活他過了超過一年,直到有人登門「拜託」父親讓他停止打工去上學,而且還提供助學金。

21歲的哈爾(Tereq Harh)也靠這樣的助學金「以學免工」翻轉人生。他從學校畢業後考取歷史悠久的伊斯坦堡星星科技大學(Yildiz Teknik University)機械電子工程學系,現在念大一。

他告訴中央社記者,2016年一枚炸彈落到他們位在阿勒坡的房子裡,家沒有了,人還在。剛到土耳其的時候,他和弟弟在成衣廠打了兩年工。

「學校設立之前,我以為不會再有機會受教育,我覺得自己會一輩子做工。」哈爾說:「工作到第2年的時候,我已經會操作機器,但是當時我多麼希望重拾書本。」

自敘利亞衝突爆發以來,土耳其累計接納超過400萬難民,其中近100萬敘利亞人落腳第一大城伊斯坦堡。2013年被任命為蘇丹加濟區長的烏斯蘭瑪茲(Ali Uslanmaz)說,光是當地就有大約4萬敘利亞人。

「童工很多,我們覺得他們應該去上學,但是這些家庭不得不讓小孩去打工。」烏斯蘭瑪茲說:「於是費瑟兄弟(Faisal Kardesi)挨家挨戶拜託家長讓小孩去上學,工廠給小孩多少工資,他就提供多少助學金,不收學費、課本免費。後來有超過480個童工因此重拾書本。」

烏斯蘭瑪茲2017年升任土耳其中部凱色里省(Kayseri)副省長,今年稍早結束36年公職生涯退休。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