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奪權國會 突尼西亞反映阿拉伯之春民主困局

10年前阿拉伯之春民主風潮碩果僅存的北非國家突尼西亞,如今稚嫩的民主體系現正面臨崩潰。總統悍然權力一把抓挨轟政變,反映的是不滿民主後連年經濟低迷、政治內耗的民怨。

突尼西亞總統薩伊德(Kais Saied)25日開除總理、凍結國會,引發突尼西亞邁向民主10年來最大政治危機,雙方支持者在國會外互扔石塊。薩伊德的舉動背後顯然有軍方撐腰,但被政敵稱之為政變。

「紐約時報」指出,薩伊德25日晚間的奪權看似仍未徹底完成,混亂也在國內蔓延。但已受夠不見經濟好轉曙光、幾週以來醫院因COVID-19疫情人滿為患的突尼西亞民眾,卻對總統表達支持、甚至慶賀奪權之舉。

敘利亞、葉門、利比亞因內戰而未竟全功,埃及的民主努力也被反革命勢力與波灣鄰國抗議而消散,突尼西亞雖是碩果僅存阿拉伯之春後誕生的民主政體,但隨動亂再起,國內甚至連所剩無幾的當初民主革命理念都已開始動搖,也讓拜登政府的海外民主承諾面臨重大考驗。

無視被總統開除,總理麥奇齊(Hichem Mechichi)表示他仍將召開內閣會議,而即便軍隊已將國會大廈團團圍住,部分國會議員也表示會透過視訊開會。但總統薩伊德恐增派兵力或逮捕官員加注奪權力道,危機仍無轉圜;薩伊德已宣布由他行使檢察官權力,撤銷國會議員的免責權。

突尼西亞2011年1月將獨裁者阿里(Zine el-Abidine Ben Ali)趕下台後本希望有更美好生活與自由,但某種政治危機也開始醞釀,如今總統奪權只不過是連月來政治危機的驟然升溫。

雖然突國在諸多領域已達標民主,但飽受高失業、經濟低迷與貪腐之苦,許多人不禁懷疑當年的阿拉伯之春民主革命是否值得。示威與罷工頻繁,大眾的不滿徒增盛讚民主的菁英階層與只想改善生活民眾間的隔閡。

COVID-19疫情摧毀突尼西亞重要經濟引擎觀光業,讓問題雪上加霜。疫情近幾週更撼動政府與衛生體系,因突尼西亞已成中東和非洲地區染疫病故率最高的國家。

突尼西亞各地的示威群眾25日高呼解散國會,讓總統薩伊德認為民氣可用而開除總理、凍結國會30天,獨攬大權。

30歲的巴荷米(Amel Barhoumi)是總統薩伊德的支持者。她說跟許多突國民眾一樣,她也對無止盡的政治紛擾厭倦,「我們受夠了,我們不是要反民主,只是希望改變。現在根本就沒人再相信政治菁英,疫情因應不力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