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法者也是家暴被告 法國民間要求徹查避免吃案

法國家暴問題難解,施暴者包含警察和憲兵。日前民間團體提出請願,要求政府統計有家暴案件在身的在職執法人員,避免遭吃案。這項行動幾天內獲廣大回響,2萬多人參與連署。

「內政部長達馬南(Gerald Darmanin)先生,您知道有多少警察和憲兵是對(前)配偶、女同事或報案人的施暴者嗎?」

據費加洛報(Le Figaro)報導,在請願網站Change.org上發起了一個連署活動,要求「徹查有多少警察與憲兵捲入女性或孩童的施暴案件中」,以及他們的職位上的調動。

草擬連署書的是「放棄家庭-零容忍聯盟」(Abandon de famille-Tolerance zero),並獲得12個協會支持。至今天為止,活動已獲得近2萬4000份連署。同時,社群媒體上也發起了#MeTooFdO(MeToo執法人員)的標籤。

放棄家庭-零容忍聯盟會長拉米(Stephanie Lamy)解釋,「當得知受理陶德(Chahinez Daoud)案件的警察本身也是家暴案被告時,我感到十分憤怒」。陶德7月間仍不幸遭到暴力的丈夫殺害。

她表示,這樣的情況會使警察工作有所偏差,「這是無法接受的...我們要求統計執法單位統計有案在身的施暴者人數,因為如果有的話,我們可以知道現象的規模並拒絕作證」。

拉米認為,暴力犯不會正確地「蒐集受害者的證詞且評估男性的危險性」。法國女性殺害全國聯盟(Union nationale des feminicides de France)會長布薛(Sandrine Bouchait)也有同樣的想法,她表示:「想到受害者可能會被暴力加害者審問,會讓本來就已經很艱難的程序,變得更加複雜。」

記者布特布爾(Sophie Boutboul)在2019年出版的「沉默:我們回擊」(Silence, on cogne,暫譯)一書中蒐集了警察或憲兵配偶被害者的受暴證詞。

對她而言,「這是有關當局沒有想到,或者不在乎的事。而且,達馬南也在巴黎人報的專訪中回應了:有20多個確認定罪的。除了定罪之外,更要在意招募進來的人是否有家暴案件在身」。

她向記者表示,這些執法人員會「利用權力威脅報案人」;「我就是法律」、「我認識法官」都是常聽到的句子。她也提到這些被指控的執法人員,通常都會享有從輕發落的處分。例如看守所中,這些被告都可以有一般禁用的手機。在這議題上,司法和執法機構都有責任。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