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土耳其浴場 懷舊的生活哲學體現

特派專欄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特稿)融合羅馬、拜占庭和中亞沐浴文化的土耳其浴場是庶民社交和生活哲學的體現。因疫情而無法步入浴場8個月後,土耳其人說,「沒浴場怎麼活」、「我們一生都離不開土耳其浴」。

第一次洗土耳浴的經驗實在太震憾。最驚人的不是付錢讓陌生男子的雙手在赤裸的身體遊走,而是終於知道了自己怎麼那麼髒。

2018年冬天我開始在安卡拉工作約一個月後就被土耳其朋友帶到離巿區86公里外的知名溫泉鄉克孜勒賈哈馬姆(Kizilcahamam)。海拔975公尺高的山區當天飄下安卡拉當年初雪,這時進入公共浴池也太有fu了。

在小隔間裡褪去衣物,將那片薄薄的裹巾纏上腰際,然後踩著傳統木屐,在喀—喀—喀聲響中,我終於進入蒸氣彌漫的土耳其浴場,果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跟著一旁的土人依樣畫葫蘆,我先在浴場正中央大理石平台上躺平。暖呼呼的平台下方顯然布置了加熱管線,躺上10幾分鐘後,早已暖和的身體不斷出汗。等毛細孔張開後,接下來將進入土耳其浴的重頭戲—洗澡。

如果只是輕描淡寫地說「洗澡」,那簡直是不負責任的報導。英文書寫的土耳其浴介紹文常用scrubbing(用力擦洗、刷洗)說明接下來浴場裡發生的事。親自體驗後,你會發現那用字真是貼切、到位。

也只在腰間圍上裹巾的搓澡師年過半百,看起來經驗老到。歐吉桑一登場先霸氣地示意客人在大理石平台上仰躺,問都沒問就解開對方身上的裹巾,讓那塊紅白格子布僅僅遮住「重要部位」。接下來,他戴上搓澡手套,開始對客人「上下其手」。

施展俐落身手使勁擦搓同時,師傅還不時驕傲地向客人展示「工作成果」。只見那只原本白白淨淨的手套怎麼會秒變黑麻麻,上頭布滿了從我身上搓出的泥垢「皴」。

師傅念念有詞,彷彿對我說,「人還是應該定期洗澡才好」。由於被他搓出的「皴」數量可觀,「事證明確」,躺在大理石平台上的我彷彿是個幹了壞事被活逮的小孩般,只能啞口無言聆聽訓誨,並且繼續對藏汙納垢的身體暗自驚愕。

我的許多土耳其朋友都有定期洗土耳其浴的習慣,例如擔任健身教練的友人圖杰爾(Serkan Tuncel)就是,他從還是足球選手的年代就固定每週進土耳其浴場。

圖杰爾說:「土耳其浴的好處,運動員最知曉。」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