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約6成女性地方議員曾被騷擾 礙於選票難出聲

日本內閣府日前調查,近6成女性議員曾有被選民等人騷擾經驗,這種騷擾經常讓女性議員礙於選票考量無法出聲,被稱為「選票騷擾」,對日本女性參政意願帶來負面影響。

日本朝日新聞報導,「選票騷擾」態樣包含在選舉活動時不必要的身體接觸、對方不厭其煩地探詢個人隱私或邀約喝酒,或是防礙活動等,但當事人考量選票所以無法將騷擾視為問題。

讀賣新聞報導,一名有意參與這次眾議院大選的女性地方議員說,曾跟一名男性選民在僅有兩人的場合中,被對方邀約私下用餐及約會。

這名女性議員認為,既然要選舉,就無法跟選民保持距離,「就算心裡感到不安,也不能斷然地拒絕跟選民的往來」。

內閣府4月公布報告書,有關一份獲地方議會男女議員共5513人回覆的民調顯示,約57.6%受訪女性議員(1247人)曾遭受選民、支持者及其他議員等人的騷擾。

至於具體的騷擾內容,包括跟性有關的言詞騷擾及基於性別的侮辱發言等。

一名東京都議會女性議員說,自己在幾年前一場餐會上,曾被地方上有力人士碰觸身體,雖然感覺很差,但為了贏得選舉,必須拉攏有影響力的人,「就算公諸於世,對政治人物本身也沒好處」,所以只能隱忍。

這名女性議員說,像現在這種狀況,會讓女性避免參與政治活動,「選民意識如果不改變,女性議員就無法增加」。

另一名女性議員也說,每天都會收到很多男性寄來的訊息,內容大多是「跟我說妳家住址」,令人懷疑這些支持者是否真的是支持自己的政策訴求。

這名女性議員說,希望這個社會是一個讓女性不會感到厭惡,能安心從事政治活動的社會。

日本國會今年6月完成修法並施行,新增要求中央政府及各政黨做好進修及諮詢體制,防止議員或候選人被性騷擾或「孕婦騷擾」(maternity harassment,跟懷孕及生產有關的騷擾)。

參與修法工作的國民民主黨參議員矢田稚子說,許多日本男女都還留有「想在男性多的政壇立足,就應該要忍受騷擾」的過時想法,政黨跟中央政府只要有改善的行動,有志參政的女性應該就會增加。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