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德里「小西藏」 不只難民落腳地

印度疫情趨緩,首都德里北部的西藏難民安置區,再度進入遊客的雷達之中。但對流亡藏人來說,這裡遠不只是一個旅遊景點,而是保存西藏文化、為爭取自治持續奮鬥的堡壘。

印度有超過40座藏人難民安置區,以農耕社區、手工藝社區及商業社區等形式存在,而座落於亞穆納河(Yamuna)河畔的德里西藏村,就是極為成功的商業社區範例。

常被德里人稱為「小西藏」,狹小的巷弄裡開滿了咖啡廳、餐館、小吃攤、特產店、文物店和旅館,其中不少店家還獲得知名旅遊網站推薦,在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爆發前,一直是國際旅客探索西藏風情的必遊景點。

如今,印度即將向外國遊客開放國門,境內印度人也開始恢復旅遊,德里藏人安置區長官(TSO)平措多傑最近受訪時說,社區正規劃在每間賓館開設冥想室,並提供靈修課程,希望帶給遊客新的體驗。

德里西藏村於上世紀60年代成形,最初只有約200名流亡藏人前來拓荒,一度住在帳蓬裡;現在已成長到1500人,蓋起水泥建築,登記的家庭有400多戶。

平措多傑介紹,藏人主要是分2個時期從西藏前來印度,分別是達賴喇嘛展開流亡生涯的1959年,以及1979年的第二波出走潮。他們大多是先翻山越嶺抵達尼泊爾,再設法來到印度。

印度政府為收容流亡藏人,在各邦撥出土地讓他們容身,並給予難民地位。但自2008年中共加嚴邊境管制,前來印度的藏人也愈來愈少。據透露,過去3個月間只有3名藏人成功來到印度。

藏人安置區不但便於印度政府集中管理,也讓藏人高度地保存自己的語言與文化,而免於被同化。

平措多傑表示,每個西藏村裡面都有西藏寺廟和西藏學校;這些學校多半是從幼兒園辦到中學,而在小學5年級之前,教學全用藏語。

德里西藏村的圍牆外,可以見到許多嗆中海報,包括呼籲抵制北京冬季奧運會、要求中共歸還所侵占的領土,也有海報表達挺台、挺港的立場。

然而,基於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不再爭取獨立而是尋求「名副其實的自主自治」,而作為西藏流亡政府的「藏人行政中央」也努力與北京重啟對話,因此,與圍牆上的海報相比,安置區管理辦公室的立場顯得相對保守,稱這些海報是由一些非政府組織所張貼,不是社區的官方立場。

另方面,西藏村內絕大多數居民因顧忌留在西藏的親人的安全,不願公開談論敏感話題。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