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自稱印地安酋長坐牛後代 新DNA技術證實關係

一名男子自稱是印地安最後酋長「坐牛」(Sitting Bull)的曾孫,科學家以「坐牛」的頭皮髮綹進行DNA檢驗後,證實男子所言不虛。

這是首度以基因證據證明歷史人物與現存後代的家庭關係,研究報告刊登於今天的「科學先端」(Science Advances)期刊中。

這是英國劍橋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dge)教授維勒斯萊夫(Eske Willerslev)為首團隊與丹麥靈北基金會地球遺傳學中心(Lundbeck Foundation GeoGenetics Centre)研發新技術達成的科學突破,儘管只靠微小或不完整的古老DNA樣本,也能取得實用的基因資訊。

同樣的技術往後可應用於調查其他歷史人物,從「火車大盜」傑西詹姆斯(Jesse James)到俄羅斯沙皇家族,只要有古老的DNA就辦得到。

先前的基因研究都是比對父系傳遞的Y染色體,如果祖先是女性,則比對母系傳下來的「粒線體」特定DNA。

但維勒斯萊夫告訴法新社,在「坐牛」這個案例,上述兩種方法都無法使用,因為73歲男子拉普英特(Ernie LaPointe)宣稱是母親那邊和「坐牛」有關係。

他和同事於是找到另一種方法,也就是透過「體染色體」(autosomal)DNA來比對。

他們在「坐牛」的頭髮樣本上找到少量「體染色體」DNA,接著研發出一種計算方法,來和拉普英特以及拉科塔族(Lakota Sioux)另13名成員的DNA相比對,觀察基因組的相似之處是顯示關係密切或普通。

維勒斯萊夫表示:「根據比對結果,我們可以判斷和坐牛的親緣度,而那符合曾孫的身分。」「我們百分之百確定。」

拉普英特透過劍橋大學發布的新聞稿表示:「過去幾年間,許多人試著質疑我和我姊妹與坐牛的關係。」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