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勞工籲調高最低工資漲幅 批佐科威低薪之父

印尼2022年最低工資平均僅漲1.09%,創近年新低,勞工接連上街。恰巧調漲所依據的「創造就業綜合法」遭宣判部分違憲,勞工批評總統佐科威是「低薪之父」,要求調高漲幅。

印尼勞動部11月初根據「創造就業綜合法」發布「關於工資的第36號政府命令」,據此,各省2022年最低工資平均漲1.09%,創近年新低。受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影響,2021年最低工資漲幅3.2%,在這之前每年都調漲8%以上。

印尼2022年各省工資仍以首都特區雅加達最高。雅加達省政府20日依勞動部的第36號政府命令宣布,2022年最低工資調漲0.85%,即增加約3萬7000印尼盾(約新台幣71元),調整後為445萬3724印尼盾(約新台幣8618元)。

29日帶領勞工在雅加達省政府抗議的印尼工會聯盟(KSPI)區域主委索里辛(Solihin SH)接受中央社訪問時指出,雅加達的最低工資增加3萬7000印尼盾,「等於一天多1200印尼盾(約新台幣2.3元),1200印尼盾能做什麼?」

索里辛指出,憲法法庭25日宣判創造就業綜合法違憲,釋憲文第7點提到,在國會依釋憲文修正該法前,不應依該法制定政府命令,「這部法律有瑕疵」。這代表雅加達省政府20日宣布最低工資調漲0.85%的政策是無效的,必須撤回。

索里辛說,印尼工會聯盟及其他勞工團體要求,最低工資調幅在7%至10%之間。

東爪哇泗水(Surabaya)的工會幹部威柏渥(Tri Wibowo)日前在印尼勞動部抗議時指出,最低工資應調漲10%。以目前的工資,勞工無法有尊嚴過生活,印尼多數人是勞工,「如果沒有適當調薪,怎麼改善生活?怎麼讓小孩受更高的教育?」

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2020年提出創造就業綜合法,以包裹修法的方式,一次修改超過70部既有法律,大幅鬆綁被視為會影響投資意願的規定,涉及降低勞動條件、弱化環評機制等環保規定,以及方便土地取得、稅務等議題。

創造就業綜合法草案提出後,儘管勞工、環保及學生團體的抗議不斷、且議題龐雜,佐科威政府掌握的國會在不到100天內就迅速完成立法。立法過程顯然倉促,甚至發生立法後,因發現有錯誤,而再修正條文內容的怪象。

這部法律自2021年初上路,但印尼民間團體向憲法法庭提案,要求憲法法庭撤銷該法。大法官會議在25日宣判,該法仍然有效,但部分條文制定時有程序疏失,國會須在2年內修正,否則將被視為「永久違憲」。

印尼工會聯盟幹部魯斯迪(Muhammad Rusdi)說,第36號政府命令不再將勞工家庭的最適生活(decent living)納入調薪考量,「對勞工的傷害很大」。

魯斯迪指出,土耳其2021年的最低工資調漲21.56%,「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做得到,為什麼印尼做不到?」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