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亞秘密移民監獄 人間煉獄真實上演

地中海難民悲歌1

(中央社台北6日電)馬巴尼(Al Mabani)位於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一處社區的公路旁,這裡有幾棟臨時性的建築,像資源回收場一般毫不起眼,這裡原本用來存放石膏板、鋼筋及木料,2021年1月重新啟用時,圍牆加高了,頂部還加上鐵絲網。

這個設施的東側有個充當辦公室的貨櫃,旁邊有十多名穿著黑藍色迷彩制服的男子,其中有些人配有俄製AK-47步槍。設施前門的牌子寫著「非法移民起訴法庭」,但其實這是個囚禁移民的監獄,大家叫它馬巴尼,阿拉伯文的意思是「那棟建築」。

過去6年左右,來自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Sub-Saharan Africa)的大量移民所衍生的財務及政治成本,讓歐洲聯盟(European Union, EU)會員國政府感到筋疲力盡,因此歐盟創造一個隱晦的體系,希望把來自非洲的移民阻絕於歐洲海岸之外。

歐盟邊境管制機構Frontex為準軍事組織利比亞海岸防衛隊提供資金、訓練及裝備,讓利比亞海防艇在地中海巡邏,破壞人道救援行動,並且抓捕意圖前往歐洲的移民。

在海上遭到攔截的移民會被送到利比亞類似勞改營的設施,遭到無限期關押,沒有正常的司法審理程序。這些設施通常是由利比亞諸多實力強大且彼此競爭的民兵組織負責管理。

在2021年的前7個月,約有6000移民被送到這些設施,特別是馬巴尼。國際救援機構記載,這些設施有一連串虐待行為,包括電擊被拘留者、孩童受到獄中守衛的性侵、移民家人被勒索贖金、男人及女性被販賣作為奴工。

曾在2012至2014年擔任利比亞司法部長的人權律師馬加尼(Salah Marghani)指稱,歐盟在利比亞創造了一個地獄般的場所,用意是阻撓移民前往歐洲。這類移民大都是以偷渡方式前往歐洲,當中有許多是為了尋求更好的經濟生活條件的經濟移民,有些是戰亂國家的難民,也有些人是在國內受到政治迫害,如果成功入境,可能獲得歐洲國家的庇護。

幾內亞比索移民踏入人間地獄

2021年2月5日凌晨3時,來自西非國家幾內亞比索(Guinea Bissau)的28歲移民坎德(Aliou Cande)被帶到馬巴尼。他身材矮壯,個性害羞,腳上的運動鞋沒了鞋帶,大概是為了防止他逃跑。他在17個月前因為自家的農場越來越難經營而離開家園,原定前往歐洲與他的哥哥會合,但當他搭乘爆滿的木筏跨越地中海時,遭到利比亞海防攔截。

坎德的哥哥賈卡利亞(Jacaria)接受The Outlaw Ocean Project訪問時說,坎德是虔誠的穆斯林,在幾內亞比索偏遠的Sintchan Demba Gaira村莊附近一座農場長大,那裡距首都車程約3小車程,手機不通,沒有自來水,沒有電力,也沒有柏油路。坎德已婚,有兩個分別是5歲和8歲的兒子,他在2019年離家時,妻子哈娃(Hava)懷著第3胎。

坎德在家族歷代耕耘的農場種植木薯、番薯和腰果,兩個哥哥則已經移民到義大利和西班牙,他們除了寄錢回老家,不時還附上當地高級餐廳的照片。坎德會說包括英語、法語在內的好幾種語言,還自學葡萄牙語,因為他希望有朝一日能移民到那個南歐國家。他平常關注歐洲足球隊的賽事,聽Bob Marley等外國歌手的音樂。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