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亞代歐盟出手 地中海攔截難民打入黑牢

地中海難民悲歌2

(中央社台北7日電)爾比納(Ian Urbina)和幾名同事在2021年5月前往利比亞,一心想要挖掘移民監獄內的悲慘故事。囚禁在利比亞至少十幾個設施的成千上萬難民與其他想要偷渡的民眾,原本都懷著移民歐洲的夢,但在歐盟資金支持下,利比亞海岸防衛隊在地中海將他們攔截,送回到利比亞關押,移民之路以惡夢終結。

歐盟與利比亞等國的這種合作關係多年來引發外界批評。利比亞海岸防衛隊以及殘暴的民兵多次被控在移民監獄實施酷刑,甚至殺害無辜。歐盟不否認存在這些現象,但多年來仍持續與北非國家合作,對象不限利比亞,還包括同樣臨地中海南岸的突尼西亞和南邊的內陸國家尼日。

2021年初,華府非法海洋計畫(The Outlaw Ocean Project)的負責人爾比納首次聽說幾內亞比索年輕移民坎德(Aliou Cande)的駭人經歷。他被關押在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一所新近改裝成的監獄。這個設施被稱為馬巴尼(Al Mabani),在阿拉伯文的意思是「那棟建築物」。

爾比納抵達利比亞後,開始建構坎德的故事,回溯他想要移民歐洲的原因和過程,他如何在海上被利比亞海岸防衛隊攔截,以及他在馬巴尼的遭遇。爾比納和同事訪談坎德的親人以及曾和他待在同一監獄的移民,盡可能打聽到細節,挖掘出歐盟如何建構並且支持利比亞對付移民的體制。

爾比納得知,坎德和100多名移民在2021年2月3日晚上10時搭乘橡皮筏從利比亞海岸出發前往歐洲。坎德之前從西非的幾內亞比索穿越尼日、摩洛哥和阿爾及利亞,長途跋涉,一路得防範劫匪,一邊設法安排通往歐洲的途徑。而在2月的那個夜晚,夜色濛濛,利比亞已在身後,有些移民興奮地唱起歌來。

橡皮筏脫離利比亞海域,在午夜時分進入公海。義大利的拉姆培杜薩島(Lampedusa)是他們的目的地,現在只剩下幾百浬的距離,坎德滿懷希望。他跨在橡皮筏上,充滿自信地告訴其他人,他不僅確定能夠抵達歐洲,更開始想像未來,有朝一日要再度橫越地中海,到時要帶著此刻還在家鄉的妻兒。

歐盟和利比亞在防堵移民方面的合作,最重要的是對利比亞海岸防衛隊提供物資。歐盟斥資數千萬歐元,提供並維護利比亞海防所需的橡皮艇、無線電衛星設備、救護車和巴士等。歐盟以資金支持利比亞成立指揮中心,協助阻止並逮捕欲偷渡到歐洲的移民。2018年,義大利政府在歐盟支援下,協助利比亞取得聯合國國際海事組織同意,劃定一個「搜救區」,讓利比亞海防艦艇可到距離海岸將近100浬以外的公海執法。僅僅在去年,歐盟和義大利就給了利比亞海防30輛四輪驅動車,給巡邏官員配備衛星電話,還提供6艘玻璃纖維快艇,10個當成辦公空間的貨櫃以及500套制服。

歐盟請利比亞攔阻移民公海劃「搜救區」

最大的幫助可能來自歐盟邊境管制署(Frontex)。2016年以來,Frontex與利比亞海岸防衛隊密切合作,利用無人機和民間承包的海上巡邏機,對地中海海域進行幾無間斷的空中監視。一旦發現移民船,就會傳送照片和地點給負責該區域的政府單位。

由於利比亞被認為對移民不安全,人道組織便展開海上救援任務,把救起的移民送到歐洲港口。因此,Frontex不與人道組織分享情資,而是提供給利比亞等國的政府。利比亞海岸防衛隊接到訊息後會趕往攔截,逮捕船上移民,有時會朝小艇開槍,或把小艇掀翻。法律專家表示,Frontex導致移民被送往可能遭到人權侵害的監獄,且在人道組織距離更近,有更佳救援設備的情況下,仍選擇不知會人道組織,種種作為可能違反國際法。

2月3日晚上,坎德和橡皮筏上其他移民雖然來到距利比亞海岸線70多浬的海域,早已進入公海,但仍在歐盟幫利比亞海防劃定的搜救區範圍內。2月4日下午5時左右,他們注意到頭上有架飛機,盤旋了約15分鐘才飛走。飛行數據網站ADS-B Exchange的資料顯示,這架「老鷹1號」(Eagle 1)是白色比奇空中國王350型號(Beech King Air 350)飛機,是Frontex派出的偵察機。大約3小時之後,一艘船出現在海平面上。後來在獄中與坎德變成朋友的索馬荷羅(Mohamad David Soumahoro)說,「它越靠近,我們看得越清楚,然後就看到旗幟上的黑色與綠色條紋。每個人開始抱頭哭了起來,說著,該死的!那是利比亞的船。」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