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利比亞秘密移民監獄 記者鬼門關前走一回

地中海難民悲歌4

(中央社台北9日電)2021年5月29日,有人來敲爾比納下榻旅館的房門。他幾天前才到利比亞的首都的黎波里,要報導一名幾內亞比索年輕農民想要移民卻在牢裡送命的故事。他在故鄉的農場每況愈下,因此決定冒險前往歐洲,原本希望能找到工作,拯救他的家人。

28歲的移民坎德(Aliou Cande)2月4日在地中海被利比亞海岸防衛隊攔截,隔天就關進利比亞最險惡的移民監獄之一,也就是的黎波里(Tripoli)的馬巴尼(Al Mabani)拘留中心。

近年在利比亞採訪的記者已經不多,這並非沒有原因。這個國家經歷多年內戰後仍一蹶不振,有不同的政府彼此爭鬥,還有殘暴的民兵,而且幾乎沒人對任何人、或為任何人負起責任。

這些年,在歐洲國家阻止非洲移民潮入境的行動中,利比亞成為有效卻粗暴的夥伴。歐盟資助利比亞海岸防衛隊在地中海逮捕移民的行動,利比亞為配合歐盟,打造了至少十多所移民監獄,當數以萬計遭到攔截的移民被送到利比亞的惡劣環境時,歐盟坐視不理。

馬巴尼在2021年成為其中環境最為惡劣的監獄之一,這裡的牢房極其擁擠,充斥暴力,各種問題無人聞問,包括從勒索到強迫勞動等種種犯罪。

曾是紐約時報獲獎記者的非營利組織「非法海洋計畫」負責人爾比納與3名同事在的黎波里待了一週,調查馬巴尼的內幕以及坎德在獄中的遭遇,有相當收穫。他說,他和同事出動無人機飛到這座想要避人耳目的監獄上空,捕捉到令人憂心的虐待畫面;他們訪問了其他和坎德一起蹲過馬巴尼的移民;利比亞移民監獄內部存在無庸置疑的人道危機,連歐盟自己都不否認,而他們最終瞭解了歐洲支持這場危機的全貌。

但利比亞當局也注意到了這群外來的團隊。他們擔心自己全程遭到監控,在的黎波里旅館內的對話也有可能被錄音。

據爾比納在報導中描述,旅館房間的敲門聲響起時,他正在跟妻子講電話。掛斷電話幾秒鐘,他就遭到一群攜槍男子攻擊,他們把他撂倒在地上,用腳踢他、踩他的頭。他們給他戴上頭罩,押著他光腳走出旅館,去一個他不知道的地方。

馬巴尼拘留中心是在2021年初由金坦旅(Zintan Brigade)高層塔拉布爾西(Emad al-Tarabulsi)成立。金坦旅民兵組織與金坦部族有關,2011年,這個部族協助推翻了當時的利比亞領袖格達費(Muammar al-Gaddafi),在那之後,格達費的兒子淪為政治犯,被金坦旅關押數年。

利比亞政府武裝派系 成馬巴尼移民監獄有力後台

如今,金坦旅與聯合國支持的全國團結政府(Government of National Unity)同一戰線,塔拉布爾西還曾短暫擔任全國團結政府的情報頭子。馬巴尼原本是一座舊菸草工廠,地點在塔拉布爾西麾下民兵控制的首都的黎波里一隅。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