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抗疫缺更有效疫苗 仍堅持走自立更生道路

中國的專家學者指出,由於缺乏更有效疫苗,現行嚴格防疫措施不可能放寬。中國在疫苗開發上仍堅持「自力更生」路線,分析認為,這和其領導人性格及當前國際大格局有關。

儘管3月底時,上海市政府所公布的抗疫和協助企業的政策措施中,提到支持進口COVID-19疫苗和治療藥物,但中國迄今未批准外國製COVID-19疫苗進口使用,國內施打的是國產疫苗,並以滅活疫苗為大宗。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告訴中央社記者,抗疫摻染了很多政治因素,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來說,這是中國與西方兩種制度的較量。但中國沒有意識到自己和西方國家之間的技術差距,甚至還在自以為「東升西降」的自大的心態下,認為自己可以跟西方國家分庭抗禮,這是一個「戰略錯誤」。

他表示,從全球兩大陣營來看,民主國家結成聯盟,幾款疫苗都是聯合開發、共同分享。中國、俄國、伊朗、古巴走的則是自力更生的道路,獨立開發自己的疫苗。

他認為,領導人、決策機制和國際大格局這些因素一起作用,影響了中國抗疫的方式。

在國際大格局方面,印度成為全球最大的AZ疫苗生產基地,但中國並沒有參與到整個西方疫苗的開發、分享和分擔的體系裡,他說,這確實涉及到中國與西方國家的「對抗」。美國也明確表態,把疫苗優先發送給自己的盟國來使用。

反觀中國,14億人口足以撐起壟斷的市場,夏明說,如果疫苗能成功是很大的收穫,但如果技術突破不了,就是人命關天的災難。

他認為,即使上海復星進口1億劑輝瑞公司BNT疫苗,只夠打5000萬人,且估計每劑購買價不會低於20美元。這對未參與西方疫苗開發並分享利潤的中國來說,普遍採用進口疫苗的成本很大。

在領導人因素方面,習近平1980年代開始就到過美國幾次,但夏明認為,他對美國沒有欣賞及想要學習的態度,習近平總認為可以用鐵人精神、苦命拚出成就,他對經濟、國際環境都有相似的判斷。

在決策機制方面,中央集權抓大事,衛生、醫療、文化、教育被放在「低政治」領域,在「花瓶」式配備的思考下,多由女性領導人分管,實際上未必有專業能力,容易形成外行領導內行、政治掛帥、「科學靠邊、專家靠邊」等問題。

近日已有兩款中國自己研製的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獲准進入臨床試驗階段。中國國家衛健委疾控專家委員會委員盧洪洲3月底在香港受訪時表示,全球數十款COVID-19疫苗中,mRNA核酸疫苗的效果比較理想,能引起人類細胞免疫較長久。

中國是否藉由嚴格封控的防堵病毒舉措,為開發出國產mRNA疫苗爭取更多時間?夏明表示,這對中國來說是個豪賭。中國是全世界最早投入COVID-19疫苗的國家,但現在看來還沒有突破,就說明技術有瓶頸,和西方仍是有差異,能否短期突破仍是風險。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