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嚴格封控 身障者坐困愁城

面對疫情,在嚴厲的封控措施下,中國的身障者坐困愁城。在上海,有視障者困於宿舍,由於無法如常人一般靈活使用手機搶菜,生活受限、導致挨餓,現今上海社會已關注到這個群體。

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與中國的「動態清零」政策,打破了多數身障者原本兩點一線的規律生活。綜合經濟觀察報、新京報近日報導,上海浦東區茂興路71號是一家視障按摩公司的宿舍,宿舍不足20平方公尺(約6.05坪),塞滿了6張高低床,裡頭住著32名視障按摩師。

其中一名視障按摩師李建明(化名)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說,3月底他聽到上海發布封控的消息,以為封控時間會如期在4月1日解封,所以他和其他視障者朋友僅儲存了一點物資,沒有準備更多。

隨著官方封控的時間越延越長,宿舍裡的食物也就越來越少,4月5日後,麵包、泡麵等已吃完,他們有時下一把麵條配上辣醬油,最慘的狀況是僅在清晨喝一碗清粥。

7日,他們開始向外打求救電話,輪番撥號:市民熱線12345、市場監督管理局、居委會、城管、殘聯,接聽後,他們反覆說著:「32名盲人被困在茂興路71號,聯絡方式是...」,但都未獲回應。

直到10日他們接到一名女士的來電,對方表示會將他們的資訊放到「互助平台」,爭取其他人的幫忙。隨後,15日一則「上海32位盲人技師即將斷糧」的求助資訊在微博擴散,來自四面八方的援助開始出現。

上海的身障者中,視障者約有9萬人,其中全盲者約有3萬人。上述的按摩店視障師傅原本的生活都是從宿舍與公司的「兩點一線」,依靠原本生活圈車水馬龍的聲音與氣味來辨識上班路途,在公司包餐吃飯,交友圈也多是視障朋友。

疫情爆發後,上海嚴厲封控之下,沒有熱鬧喧嘩的聲音以及小販、餐廳、商家的叫賣聲。儘管是相同進行核酸檢測的路途,他們都要花費更多時間才能抵達。

最嚴重的是他們無法靠手機搶菜,每當聽完手機軟體讀出蔬菜的種類與價格,放入購物車時,就會被通知商品售罄。他們也不認識團購團長,因為原本的生活圈都是視障者,住的地方是外來人士打工落腳地,流動性高,沒有形成「社群」。

上海殘健共融互助平台創始人張菁琳接受經濟觀察報採訪時說,當下視障者群體獲取物資的能力很弱,尤其是一些生活在按摩店裡的視障者,屬於「三不管」地帶,既無法向居委會求助,也沒有政府發放的物資,同時無法參與小區的社群團購,儲備的物資也遠不夠10幾天的生活。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