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納粹化?俄羅斯恐得從自身做起

特派專欄

(中央社記者陳韻聿倫敦9日專電)每年5月9日,俄羅斯及其海外社群紀念「偉大衛國戰爭」,與烏克蘭的戰事讓今年的紀念活動備受國際關注。俄羅斯2月下旬入侵烏克蘭,號稱要對烏「去納粹化」。如果俄羅斯對消滅納粹及其他極端主義是「玩真的」,恐怕得先從自己做起;在批判西方帝國主義以前,或許得先照照鏡子。

事實上,不只是莫斯科當局,多數俄羅斯民眾一向將曾被劃入俄羅斯或蘇聯帝國的國家或民族視為理所當然的勢力範圍、俄羅斯人「生存空間」(意近德語的Lebensraum)的一部分。循此邏輯,任何不配合演出的「非我族類」都可被稱為極端民族主義者、甚至是與俄羅斯為敵的「納粹」。

不甘失去多年來勉強打腫臉充胖子維持的帝國地位,且對前臣屬國而言缺乏實質吸引力,只能藉武力、操作內部矛盾、阻礙他國正常發展等手段拉住眾「小弟」的俄羅斯,以「納粹」一詞形容周邊地區一波波的民族解放運動,不過是凸顯自己在道德與意識形態的劣勢。

雖然俄羅斯是多民族國家,但這並不妨礙帝國主義和沙文主義思維深入斯拉夫俄羅斯人的世界觀。自我標榜為自由派的俄羅斯人,甚至不會察覺到自己內化了多少這類價值觀,更自認有權站在道德制高點「提醒」周邊國家,民族主義是過時的觀念,不利世界和平。

然而,各國家民族在被納入俄羅斯或蘇聯帝國版圖前,往往已有自己的國族發展史和集體認同,卻遭帝國中心長年強力壓制。

所謂的民族主義因此往往是對帝國中心高壓、歧視、分而治之手段的回應,但對相信「強權就是公理」、「政治是大國之間的事」,以及不相信個人主體能動性的多數俄羅斯人而言,周邊國家主權行為的背後往往是「西方邪惡勢力」。

他們拒絕理解,周邊國家基於自我防衛需求對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是求之而不易得,北約從未主動積極東擴。

更何況,這次俄烏戰爭已清楚呈現,極力避免與俄羅斯交戰的北約各國實際上有多謹小慎微,而西方各界長期以來慣於將俄羅斯周邊國家當「緩衝區」使用,在道德上又有多值得商榷。

俄羅斯至少近10年來,在每一年5月9日「勝利節」的軍國主義宣傳與政治動員越演越烈,國際社會早該提高警覺。

值得一提的是,堅持在5月9日慶祝勝利,且至今仍以「偉大衛國戰爭」代替「第二次世界大戰」這個更符合歷史事實的名稱,透露的是俄羅斯並非只有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一人活在扭曲的歷史敘事與世界觀中。

歐洲各國與美國在5月8日紀念二戰歐戰結束,因為納粹德國在這一天正式投降。不過,為了與作為暫時盟友的資本主義國家有所區隔,蘇聯另外與納粹德國舉行受降儀式,並基於「時差」訂5月9日為勝利節。美國「租借法案」(Lend-Lease)及盟友支援對蘇聯勝利的重大貢獻,因為無助證明蘇聯獨一無二的「偉大」,最好略而不提。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