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歐洲立場現分歧 歐美玩好壞警察手法?

烏俄戰事拉長,東西歐間與西方陣線內部分歧逐漸明顯。歐美媒體分析各方立場差異的原因,有專家認為手段不同未必代表整體策略分裂;也有專家假設歐美正扮演好、壞警察,攜手對付俄國。

戰況瞬息萬變,不斷調整戰爭目標,軍隊士氣也影響政治動能。隨著烏俄戰爭戰線拉長,原本團結的西方陣線,即使目標仍一致,也逐漸出現歐洲內部分歧,以及西歐、美英對俄立場看似漸行漸遠的狀況。

時移世易,此時的戰爭角力與爆發之初已有所不同。俄國帶來的傷痛、俄軍失利以及烏克蘭舉國的英勇表現,都讓烏國民眾逐漸對勝利有了不同的想法。

歐洲方面,烏俄衝突以來的團結效應光環開始褪色,東西歐對俄態度的根本差異逐漸明顯。當然這裡的東歐必須排除堅決反對禁運俄國能源的歐盟「黑羊」匈牙利。

東歐國家本身就因錯綜複雜的歷史因素而對俄羅斯侵略者抱有敵意,且戰爭就在家門口,外溢效應時刻帶來安全威脅。因此當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或義大利總理德拉吉(Mario Draghi)積極推動烏俄停火或和談時,烏克蘭在內的東歐國家都深感不解與冒犯。

愛沙尼亞總理卡拉斯(Kaja Kallas)13日在一個國際安全研討會中,意有所指地向八面玲瓏的法國總統馬克宏喊話,「別再致電(俄羅斯總統)蒲亭了」。她說:「若大家都不斷打給他,他就不會認為被孤立…這一點用都沒有…為何打給他?他是名罪犯。」

同天更爆出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在義媒專訪中直指馬克宏曾要求烏克蘭在領土主權問題讓步,好讓蒲亭「挽回顏面」,遭澤倫斯基嚴正拒絕。

然而法國總統府隨後表明,「總統從未與蒲亭討論任何未經澤倫斯基同意的事,也從未要求澤倫斯基做出任何讓步。他一直說,由烏克蘭自行決定與俄國談判的條件」。但這起外交羅生門恐怕已為法烏情誼帶來裂痕。

由於士氣高漲且西方支援長程重型武器,戰爭早期曾做好讓烏東分離地區盧甘斯克(Luhansk)和頓內茨克(Donetsk)自治準備的烏克蘭,如今看來不僅可以力守國土,更打算討回2014年被俄國吞併克里米亞(Crimea)。

烏克蘭外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向政治新聞網Politico表示:「對烏克蘭而言,故事結局當然是解放被占領的土地,並要俄羅斯支付對我們造成的所有損失。」

顯然烏克蘭領袖目前沒有和平或停火談判的心情,在他們看來,形勢顯示,堅持極可能帶來大獲全勝,為何歐洲大國卻急著不惜退讓也要換取停火和談?

烏國官員告訴Politico,法、德曾經要求小國對俄國讓步的黑歷史也讓人無法信任,包括法國前總統沙柯吉(Nicolas Sarkozy)期間,歐盟以和平協議換取俄國終止對喬治亞的入侵,以及2015年法德推動有益於俄國的明斯克(Minsk)協議。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