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蒲亭政權俄人逃離祖國 流落異鄉處境堪憂

烏克蘭遭俄羅斯入侵後,逃離祖國的不僅是烏國人,還有一群反克里姆林宮政權的俄國人,同樣是流落異鄉,待遇卻大不相同。

俄對烏發動所謂的特殊軍事行動後,50歲的柯騰可(Artyom Kotenko)的世界就此崩塌。他的父親是烏克蘭人,母親是俄羅斯人,他出生在烏克蘭東南部城市札波羅熱(Zaporizhzhia),不過一輩子大多住在俄國。

國籍是俄羅斯,職業是藝術家兼平面設計師的柯騰可,在法國巴黎向法新社表示:「我被壓垮了。我無法生存或呼吸。」

俄國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派兵進入親西方的烏克蘭一週後,柯騰可拋下他在俄國聖彼得堡(Saint Petersburg)的舊生活,前往芬蘭赫爾辛基(Helsinki),再從赫爾辛基來到巴黎,他說,巴黎「治癒了他的傷口」。

他在有著親烏克蘭塗鴉的巴黎第13區街道上說:「我不再覺得窒息、每天都好像快死了一樣。我又能呼吸了。」

但令柯騰可失望的是,巴黎似乎對他的困境漠不關心。

曾在聖彼得堡赫米塔基博物館(Hermitage Museum)、托夫斯托諾戈夫莫斯科戲劇院(Tovstonogov Bolshoi Drama Theater)和俄羅斯高等經濟學院(Higher School of Economics)任職的柯騰可發現,他在法國找不到工作。

他想利用自己豐富的教學經驗為烏克蘭難民的孩子們盡點心力,卻發現這些工作被保留給歐洲聯盟(EU)的公民。

他說:「這很奇怪,必須有所改變,因為有很多人和我一樣,其實是有工作可以給我們做的。」俄國2月底揮軍入侵烏克蘭以來,成千上萬的俄國人因抗議蒲亭的政策、擔心孩子的未來而遠走他鄉。

觀察家指出,俄國最新一波政治流亡者多為傾自由派、受過良好教育、正值盛年的人士。部分甚至將此與1922年精英分子離開蘇聯的「哲學船」事件相提並論。

有鑒於「沒有任何人為俄羅斯人做任何事情」,法國大學講師尼科爾(Antoine Nicolle)協助創立協會,幫助逃離蒲亭政權的俄羅斯人。

尼科爾說,他們想要替這些逃亡者籌募基金,但礙於西方國家對俄國實施制裁,他們無法開戶,因為名稱有「俄羅斯」字眼。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