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侵烏滿百日 紐時:烏克蘭如何才算贏費思量

美國為避免直接與俄衝突乃至演變為核戰,在戰事之初只願提供所謂防禦性輕型武器。但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J. Austin III)4月底訪問基輔後一席「希望看到俄國被削弱到無法再做類似侵烏之事」的話,凸顯美國態度轉變。

美國駐北約大使史密斯(Julianne Smith)5月下旬在華沙直言「我們想看到俄國嘗到戰略性挫敗」。越來越多美方官員都在談利用這場戰爭加強國際安全,讓一些搖擺於西方和俄、中之間的國家徹底倒向美國。

美方官員們表示,儘管最終還是得由澤倫斯基和他的政府來做艱難抉擇,但若讓蒲亭達成建立連通烏東到克里米亞的陸橋或解除部分對俄制裁,拜登在國內會成為共和黨箭靶,甚至民主黨內一些人也不會善罷甘休。

基輔的抉擇:力戰到底或見好就收

即將滿99歲的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5月23日與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於瑞士達沃斯(Davos)舉行的一場會議中暗示,烏克蘭可能需妥協部分領土以換取和平。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旋即舉二戰前英法姑息希特勒的慕尼黑協定,痛斥「季辛吉先生的月曆大概還停在1938年,而非2022年」;但另一方面,澤倫斯基5月27日也說戰爭需以外交方案結束,而非全面軍事勝利。

基輔認為只有在戰場上徹底取勝、奪回全部失地,才能讓俄國認真談判。隨早先曾在戰場上多番擊退俄軍與西方軍援陸續抵達,基輔當局不少人對這樣的想法更加堅定。

但如此則意味烏克蘭需反攻並奪回南部的刻松(Kherson)與馬立波(Mariupol),並得將俄國從大部分頓巴斯地區逐出,阻絕俄國打通烏東連結克里米亞的陸橋。

歐洲一些官員與軍事專家都認為這不是烏克蘭能力所能及。除武器裝備還不如俄軍,烏軍也不大可能對俄軍取得3比1的兵力優勢;戰略上一般認為發起攻勢的一方需具備如此優勢才能遂行目的。

前美國駐波蘭大使、資深外交官佛里特(Daniel Fried)說:「對基輔而言,何為勝利還是得由烏克蘭人決定。我同意現在的確沒法詳加討論什麼才是正確解決方法,因為這取決於烏克蘭應對領土做出何種妥協。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