迥異的認同與記憶 台灣能接棒香港紀念六四嗎?

港味六四專題四

(中央社記者沈朋達台北4日電)香港維園再無燭光下,台灣能否接棒成為紀念「六四」的重鎮受關注。但台灣的身分認同已轉向,又不同於香港對「六四」有共同記憶,缺乏與在地連結的論述,恐難讓議題生根。

去年底,香港大學拆除校園悼念六四死難者的作品「恥辱柱」後,民間團體「華人民主書院協會」發起募款,希望能在台灣重建。即便他們已選用作品原名,而非在香港廣為人知的稱呼「國殤之柱」,依然引來輿論抨擊,質疑是哪個「國」?台灣為何要紀念中國的民主運動?

這起風波凸顯出台灣歷經20多年的本土化後,在紀念「六四」上無法迴避的身分認同問題,也進一步影響議題能否在台灣生根。

身分認同轉向後 六四難生根

不同於香港知名的維多利亞公園燭光晚會,台灣過去沒有大型的「六四」紀念活動。2009年前,主要由「血脈相連大陸民主運動後援會」(血援會)舉辦紀念,但在社會環境變化下,「血脈相連」不再是主流,活動規模不大。

近年自由廣場「六四」晚會的前身,是2010年在國立台灣大學校內舉辦的紀念活動。當年就讀哲學系三年級的(二余)京威和幾名香港、澳門學生一起主辦,之後也參與籌辦多屆自由廣場的晚會。

(二余)京威接受中央社採訪時說,身分認同的分歧,也存在於當年的主辦團隊。一派學生主張關注中國民主化,「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另一派學生則主張以「六四」凸顯中國的人權問題,批評當時政府的兩岸政策。

後來,前者逐漸淡出「六四」晚會。(二余)京威觀察到,「平反六四」的口號越來越少出現在活動中,參與者認為「我不認同中國共產黨,也不受你統治,為什麼需要你平反?」

身分認同分歧也出現在社會質疑中。曾參與籌辦晚會的NGO工作者梁偉源(化名)受訪時說,2016年其中一個主辦單位「台灣人權促進會」就曾被質疑,作為立足台灣的人權團體,為何不優先關注台灣議題?

之後幾年,活動的論述轉向普世的人權價值,主張台灣作為獨立實體,應關注其他國家的人權狀況,並聲援在囚的中國維權律師和李明哲。「反送中」爆發後,又增添了「抵抗極權擴張」。

這讓活動的色彩繽紛:有人要「抗中保台」,也有人關心中國民主化;有人主張台灣獨立,也有人高喊「香港加油」。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