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嚴謹男魏斯曼碰上熱情活潑女 孕育出新冠疫苗

賓大教授魏斯曼與生技學家卡里科因在mRNA領域研究卓越,獲得今年唐獎生技醫藥獎殊榮。他們兩人性格迥異,但對研究的熱情與永不放棄的毅力,讓他們孕育出新冠病毒疫苗。

2019年底,從中國武漢爆發的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迅速肆虐全球,至今已有超過5億人感染,逾620萬人不幸喪命,這個大流行的世紀疫情,若非疫苗問世,情況可能會比現在更為嚴峻。

而這背後的功臣正是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魏斯曼(Drew Weissman)、匈牙利裔美籍生技科學家卡里科(Katalin Kariko)以及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庫利斯(Pieter Cullis)。三人因為在這方面的卓著研究,共同獲得今年唐獎生技醫藥類獎項。

接觸過魏斯曼與卡里科的人一定都會注意到兩人南轅北轍的性格。寡言、害羞的魏斯曼,不愛面對人群。

談到過去數十年來在研究道路上寂寞孤單,甚至被其他同僚嘲笑他選擇研究RNA是拿自己的事業開玩笑,讓他現在其中可以回頭大聲向他們示威。不過個性嚴謹的魏斯曼立刻補上,「不過我不會這麼做,永遠不會」,這正反映了魏斯曼低調的性格。

談到和卡里科共同研究的過程,魏斯曼說,一開始就只有他們兩人投入RNA研究,加上兩人都有睡眠障礙,常會在凌晨3點無法入眠時,透過郵件一來一往討論研究結果、接下來想做什麼嘗試;卡里科也常透過這樣的溝通分享她的閱讀心得。

談起卡里科,魏斯曼說,卡里科更直言不諱、更有活力。所以當需要的是活力與直言,卡里科會接手,「我通常都躲起來」。當需要有人認真回答疫苗功效等問題時,通常就輪到魏斯曼開口。

儘管兩人個性天差地別,但誠如魏斯曼說的,他和卡里科共有的是對科學的不可思議感興趣、永不放棄的毅力與不斷學習,讓他們兩人成為工作上的好夥伴,也驅使他們兩人共同研究,為新冠病毒疫苗研發奠定基礎。

在合作過程中,卡里科從魏斯曼身上學到免疫學與疫苗研究。卡里科也教導魏斯曼有關RNA的研究基礎與細節,兩人相互切磋,找到共同點,並發揮兩人擁有的特殊知識,展開相關研究。

問到兩人是否曾有過爭執?魏斯曼拿出太座教誨說,他的妻子很早以前就教過他永遠不要和人起爭執。但研究工作畢竟會有對數據解析等意見不同的時候,但他們從未因為解釋數據而爭吵,而是會說服對方或是進行更多實驗,以更完整解讀研究內容。

卡里科則感謝魏斯曼讓她在免疫學領域受益匪淺,為她的研究伸出援手。

熱愛閱讀的卡里科常在閱讀中觸發靈感或是對實驗結果的看法,她也都會迫不及待和魏斯曼分享,兩人時常在大半夜透過郵件往返,興奮地討論。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