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獎法治獎得主頌德絲:打開心胸理解他人

第五屆唐獎法治獎得主頌德絲參與過多國立憲工作,「真正理解他人的想法」是她數十年來的關鍵態度。面對複雜多變的國際局勢,頌德絲希望藉由自己的專長為世界找出一條新的道路。

今年78歲的雪柔.頌德絲(Cheryl Saunders)目前任教於澳洲墨爾本大學法學院,專長是比較公法。頌德絲從事憲法工作多年,她認為比較憲法對世界貢獻良多,真正互相了解各國的治理方式從而找出改變的機會和可能性,進一步改善治理的體系。

在頌德絲數十年的工作經驗中,「人」是令頌德絲印象最深刻的。頌德絲說,曾與自己共事的人為人生帶來很多改變,和各國的專家學者一起工作,可以更了解其他國家。

她說,和各國專家學者一起工作最大的挑戰在於真正了解其他國家的體系如何運作,每個國家因為政治、地緣政治和文化而有複雜的憲政體制,也影響每個國家的運作方式,「若要建立一個共同合作的基礎,要找到理解他人的方式,幾乎就像了解自己一樣,總是在進行中,你很難完全掌握,但這實在是很有趣、充實且令人滿足」。

頌德絲曾參與過許多國家的憲法規劃與推動,例如埃及、緬甸、不丹和尼泊爾。她說,各國的體制具有一層又一層的複雜性,她要試著去理解,這樣才能提供建議;她自己從別國人士身上學到的經驗跟她給他們的建議一樣多,這麼多年來她學到如何提供幫助,並依照他人的需要,試著為他們量身提供她的觀點和建議。

頌德斯以她曾數度造訪的緬甸為例,她和緬甸境內不同的團體交談,觀察到緬甸花很長的時間想建立一個聯邦體制,但不同團體之間對於什麼是聯邦體制有非常不同的想法,即使在2021年的政變之前,緬甸各個團體也很難在某個範圍內達成共識,國內有很多衝突,大家對未來有很不一樣的想法。

頌德斯說,當時緬甸各方團體想要建立起某種程度的聯邦體制,但各地不同的團體在他們居住和治理的地方有一定的主權,這樣的主權到哪種程度,他們能為政府貢獻多少,都是很大的問題。

和這麼多不同國家和文化背景的人共同工作,要如何使工作順暢進行?頌德斯認為關鍵在於「必須要打開耳朵和心胸,真正理解他們要說什麼,理解他們真正想知道什麼」。

頌德斯說,不能只是打造一套計畫,告訴別人要怎麼做,而是真正理解他們想知道什麼,這樣的交換意見才能有效進行也才會有用,否則只是浪費大家的時間。

儘管已從事憲法工作多年,頌德斯從來沒有厭倦過這份工作,因為永遠有有趣的事情在發生,而且世界一直在改變,讓她的工作持續具有挑戰性。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