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交關差點失去她 泰國戀侶挑戰法律爭同婚

LGBT的困境與微光-泰國篇

(中央社記者呂欣憓曼谷23日專電)夜豐頌府(Mae Hong Son)的拜縣是背包客到泰北旅行的知名山中小鎮,從清邁市中心搭乘小型巴士前往拜縣,剛開始的路程堪稱平坦,車行約1小時候山路開始彎曲顛簸,一路上山3小時的路程,抵達拜縣已是頭暈眼花、腦袋腫脹。

同樣地,從拜縣要下山到清邁也是一段漫長的路程,彎曲的山路令人不適,而對彭蘇(Permsup Sae-Ung)和蓬佩(Poungpet Hemkum)這對同志伴侶來說,這段崎嶇路程是他們生死交關、無法抹滅的回憶。

生死交關時 同性伴侶不能簽手術同意書

2016年蓬佩因為一場意外陷入昏迷,被送到拜縣醫院,醫院規模不夠,無法處理,只好把她緊急送下山到清邁的醫院。在蜿蜒的山路上,彭蘇心焦不已,但到了清邁的醫院才發現,動手術需要親屬簽名,「護士詢問我的身分,我當時想說是女朋友,但覺得他們可能會不理解」。

「我只能以見證人的身分簽字,那時候我覺得這是生死一線,為什麼我沒辦法享受跟異性伴侶一樣的待遇?」儘管彭蘇和蓬佩已經一起生活8年,卻因為不具法律上的親屬身分,無法在同意書上簽名,而必須請蓬佩年事已高的80幾歲老母親千里迢迢從拜縣下山到清邁,在同意書上簽名。

泰國憲法中提到:「所有人在法律前皆平等,在法律前人人有權利、自由且被平等地保護,男性和女性有公平的權利。只要不違背憲法,因為種族、語言、性別、身體狀況、經濟和社會地位、宗教、教育或政治觀點而遭受到不公平的歧視,是不被允許的。」

但對彭蘇和蓬佩來說,法律對待她們並不公平,一樣都是生活在一起的多年伴侶,只因為兩人性別一樣,不能合法登記婚姻,無法享有異性婚姻所有的一切權利-當蓬佩昏迷不醒時,彭蘇無能為力,無法替自己心愛的伴侶簽下手術同意書。

這件事給了兩人極大的震撼。蓬佩醒來後得知細節,內心不明白為什麼同性伴侶的狀況比一般人困難,兩人諮詢法律專家和同志平權的非政府組織後,決定前往曼谷,在帕西加冷區公所(Phasi Charoen District Office)登記結婚,但區公所以民事與商事法(Civil and Commercial Code)1448條規定婚姻是一男一女為由,拒絕她們登記結婚。

彭蘇和蓬佩接著在2019年6月向監察員提起申訴,認為民事和商事法以及家庭登記法(Family Registration Act)裡一男一女才能登記結婚的規定,違背泰國憲法的精神。

不過監察員認為,根據民事和商事法,性別在婚姻登記中是一個重要的因素,目前也沒有法律規定同性別的人可以結婚,因此無法判定這是一種歧視;況且泰國政府正在研擬草案,確保同性伴侶和異性婚姻享有一樣的權益,因此在同年8月底結案,認定現行法律並未違憲。

「既然申訴不成,那麼就直接向憲法法庭請願吧!」 彭蘇和蓬佩並沒有因為監察員的判決而氣餒,同年11月22日,兩人在For-Sorgi等多個LGBTQ(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及酷兒)團體和非政府組織陪同下,前往曼谷的憲法法庭請願,主張民事和商事法以及家庭登記法的規定違憲。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