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蘋結業一年 前記者秉持野豬精神繼續積極人生

蔡元貴未像一些同事轉到社交平台繼續報導新聞。他說,因為習慣了在讀者眾多的主流平台書寫,在他心中,蘋果日報是最能代表香港人的報紙,敢於揭露政府和權貴的黑暗面,不向大財團賣帳(指不合作、不服從),「正正因為大財團長期杯葛,反而不用看『金主』的臉色,唯一需要照顧的是廣大讀者,即是香港人的利益」。

他記得,同事偶爾會因蘋果日報被打壓而感到沮喪和憤怒,但又會為拒絕妥協而自豪。

惟在港區國安法下,蘋果日報最終也倒下。

「蘋果停刊也是香港衰落的結果」,蔡元貴說,香港新聞自由衰落,扼殺了蘋果日報、立場新聞及眾新聞這些敢言媒體的生存空間,「當這些反映民意、敢於揭露權貴醜聞的傳媒被禁絕,香港社會就變得很單一,沒有多元聲音,這個都市變得很乏味」。

現在蔡元貴每天早上仍會一邊喝咖啡,一邊看新聞,偶爾也會看看親政府媒體的報導,了解政府的態度,「有時候也可以當笑話看,娛樂性不低的」。

在蘋果日報多年,蔡元貴最難忘的是2003年以隨軍記者身分採訪美伊戰爭,由戰前準備到戰後跟進,他先後飛往中東約4至5次,歷時逾2個月,採訪耗費港幣數10萬元。

他說,當時蘋果日報有可觀盈利,捨得花錢派人到現場採訪,那時也是香港新聞工作最輝煌的歲月;同年香港50萬人上街推倒23條立法,更是香港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的見證,「現在回看,就如曾經照亮黃土地的維園燭光,遙不可及」。

隨著蘋果日報結業,記者被逼漂流,一些專欄作家也失去了筆耕土壤。已移民台灣的前香港電台節目主持人曾志豪從2012年6月開始為蘋果日報寫專欄,一寫便是9年,直至蘋果日報結業。

「很多文化界前輩都在蘋果寫專欄,要在蘋果有一個欄目是很難的」。曾志豪記得,當年邀請他寫專欄的人說,「黎生(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想你寫」,令他感到意外。

曾志豪的專欄以批判時事為主,第一篇文章題為「正神9」,講述當時神舟9號發射升空,傳媒一片唱好;他就唱反調,「可以不關心升空嗎?地上有許多不公義的事發生」。

他說,蘋果從沒干預專欄內容,稿酬也不錯。

曾志豪直言,蘋果是「天使與魔鬼的混合體」,也是一份「老闆意志及彩色很濃厚的報紙」,當年開創狗仔隊文化,又將新聞圖像化,高度市場導向,更有一段時間追求點擊率,「記得大學時老師教新聞學,經常以蘋果日報作為反面教材,批評蘋果版面是圖畫較文字多,標題沒有主題、副題,辦報方式為傳統媒體所不齒」。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