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關性別愛能傳承 同志伴侶收養子女盼成一家人

LGBT的困境與微光-台灣篇

(中央社記者張欣瑜、周永捷台北28日專電)「你要跟爸爸說什麼?」、「母親節快樂!」這是台灣首對收養小孩的同志伴侶圍圍,在母親節當天和女兒肉肉的對話。圍圍和配偶喵喵倆人,既是收養女兒肉肉的「爸爸」,也是「媽媽」,而這一句「母親節快樂」得來不易,也令人動容。

立夏剛過的五月天,悶熱的南台灣偶爾吹起涼爽的風。人口數居高雄之冠的鳳山區,新舊並陳的街道巷弄內飄著康乃馨的淡淡花香。愛的回憶佈滿了這個家的每一處牆面,圍圍喵喵和寶貝女兒肉肉,童言童語地說了一整天的話。看似和一般尋常家庭無異的一家人,這樣再簡單不過的天倫之樂,可是他們爭取多年才得來的幸福。

同志想有小孩人工生殖代價高

耐心和孩子溝通,圍圍喵喵都是教育工作者。1980年前後出生的他們,成長在台灣傳統家庭。圍圍喵喵大學在一起至今16年,在同志還不被主流社會廣泛接納時,他們就決定攜手相伴,討論未來要不要有小孩。

當初想要養育小孩,圍圍原本考慮人工生殖,但龐大的費用讓他和喵喵卻步。

圍圍說,雖然知道可能的方式包括人工生殖,後來一問,當時大概要花300萬,但現在600萬、800萬則是基本價,「我們那時候就算,如果我們當老師,如果是300萬、350萬有可能嗎?我們那時候年薪不到60萬,兩個人加起來要不吃不喝3、4年,就覺得不太可能」。

幾個街區之外,在職場認識、愛情長跑超過10年的兩個媽媽怡如和怡伶,正張羅著兒子陽陽的早餐,肉排櫛瓜在油鍋裡滋滋作響,香味從廚房飄散到整間屋子。

怡伶回想:「那時候有個關鍵就是我們知道男同志如果要走代孕的話,最少是600萬,我想怎麼賺得到600萬,不太可能;但女同志只要60萬,十分之一好像有機會,我們就想試試看。」後來她們進行人工生殖的計畫,但結果不順利,於是改變方向,朝收養邁進。

除去了人工生殖的選項,兩對同志伴侶走上了收養之路,由圍圍和怡如向收出養機構提出申請。

收養小孩同志伴侶得一次又一次「再出櫃」

「心中有所期待,小孩很活潑很好動都沒有關係,會覺得是一個非常有生命力的人。」回想當初起心動念要收養小孩,怡如仍難掩興奮心情。

那時同婚立法還爭論不休,她們不敢多想「未來有一天在台灣,同志可以結婚、甚至有可能像異性夫妻一樣,共同收養小孩」。沒有法律的認可,同志要迎接孩子回家,心裡必須先自我認同、克服出櫃這一關。

比起一般同志伴侶,收養小孩的同志伴侶會更辛苦,他們的人生將面臨一次又一次不斷的「再出櫃」。同志伴侶光是要向外界解釋自己的性向和選擇已經夠辛苦了,現在他們還得為了小孩向外界一次又一次地說明/出櫃(親友同事、小孩就讀學校、小孩同儕團體、母姐會)。對收養小孩的同志家庭而言,這是一門要修行的功課,大人和小孩都得一起學習、成長。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