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轉軸印太有心無力 英國躍躍欲試

從七大工業國到北約峰會,國際領袖們本週群聚的焦點是對付中俄。即便有俄烏戰爭的當務之急,但美國戰略重心早就轉向印太地區,歐盟和英國也跟進,英國尤其顯得比歐盟有餘裕且積極。

這一週的歐洲政壇很印太,雖仍籠罩在俄烏戰爭的巨大陰影下,但不論剛在28日結束的七大工業國(G7)峰會或是緊接著開幕的北約(NATO)30國峰會,中國對國際秩序的挑戰、台海南海情勢也都是會談重點。

甚至7月1日起輪值歐盟理事會主席國的捷克,在6月中旬暖身的第一場外交活動就是邀請了4大洲55國政壇代表在布拉格(Prague)進行「印太對話」(Prague Dialogue on the Indo-Pacific)。捷克外交部長利帕夫斯基(Jan Lipavsky)說,印太將是捷克在主席國任期的地緣外交政策優先事務之一。

美國近年將戰略重心轉軸(pivot)到亞洲且推動北約跟進後,法、德、英、荷四個歐洲國家陸續提出自己的印太政策,歐盟去年也發布了印太策略說帖。

國防安全研究院研究員吳宗翰分析,中國崛起後,世界的重心往印太地區移動,歐盟也要因應,而首要動機是經濟。他指出,歐盟的介入方式以非軍事手段為主,例如綠色轉型、海洋治理、數位發展等都是歐盟印太策略強調的領域。

「在這個區域的結構轉變過程中,歐盟希望能保持平衡、以法治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他說。

不過,歐盟的平衡者角色設定可能會跟不上印太情勢變化。美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6月發表的亞太區域安全評估報告中指出,歐盟堅持走在美國和中國的中間,將會持續降低它對這區域安全的影響力。

尤其俄烏戰爭若拖長,歐盟的許多心力將被牽制在歐陸,「它對印太的關心、未來重心在此不會改變,但觀望可能變多,投入(資源)的時程可能拉長,」吳宗翰說。

北約提出的最新版戰略概念中,對中國帶來的安全威脅首次用力著墨,不過29日一個峰會場邊活動卻出現值得玩味的畫面。在這場由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MF)等智庫合辦的論壇中,三個國家代表被問到怎麼看待中國。

比利時總理德克魯(Alexander De Croo)說,對歐盟而言中國是共同對抗氣候變遷和疫情的夥伴,是科技等領域的競爭者,也是戰略上的對手。他的話充分反映歐盟核心決策國家對中國的複雜心思。

澳洲總理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則是支吾其詞繞了一圈後,含蓄說:「我們想要和平穩定的增進關係,但中國更加探身(forward-leaning)進入這個區域。」反映澳洲在印太的前線位置,話不能說得太挑釁。

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Liz Truss)看來最放得開,直言當前第一優先是打敗俄國,「向習近平傳遞清楚訊息」,讓他不會誤判而挑戰台海穩定。她並強調英國對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與印度貿易談判抱持開放進取態度,還呼籲大家「確保台灣有意義的參與國際,因為這也攸關經濟安全」。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