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忘卻戰爭 烏克蘭基輔民眾享受夏日沙灘

家住基輔的蘇哈諾夫以往每年都會和家人去黑海度假,今年原本打算去埃及,但因俄軍入侵,現在他們僅能在基輔的第聶伯羅河畔,嘗試在最不尋常的情況下,享受一天尋常假期。

41歲的電機工程師蘇哈諾夫(Ivan Sukhanov)說:「我們原本要帶孩子去看金字塔,但戰爭毀了我們的計畫。今年,我們享受基輔附近的景致,湖泊、公園…盡可能放鬆。」

基輔有許多沙灘,炎熱夏季通常會擠滿遊客。然而在7月的第一個週末,儘管氣溫逼近攝氏30度,卻只有少數人前往沙灘,也不需用海灘巾搶佔最佳位置。

儘管俄軍3個月前從基輔北側和東北側市郊撤軍,集中火力進攻烏東頓巴斯地區(Donbas),基輔仍生活在緩慢步調中。

相較於頓巴斯地區如雨點般狂轟的砲彈,以及南部的致命空襲,基輔的狀況相對平靜。

距離俄軍於2月24日揮軍入侵烏克蘭已過了4個月,蘇哈諾夫坦承,「我們已經有點習慣了」。

現在當空襲警報聲響起,「我們不會跑去庇護所,也不會遵守安全規定…我們盡可能正常生活,希望一切OK」。

但日常生活也被更深的焦慮主宰。6月26日,在基輔市中心附近,一處已遭襲擊2次的社區再次遭到砲襲,造成1死4傷。許多人也深受時常響起的空襲警報聲影響。

除了每天從晚間11時到隔天上午5時的宵禁以外,城市內的雕像與政府建築外堆滿沙包保護,時刻提醒人們正身處一個經歷戰亂的國家。

薩皮加(Vera Sapyga)也在基輔沙灘上試圖放鬆,卻難以掩飾她的焦慮。

她在戰爭爆發第一天就帶著5歲女兒前往烏克蘭西部的一個村莊,1週前才重返基輔,但她已在考慮再次離開。

37歲的薩皮加說:「就精神層面來說,真的很艱難。這些警報聲和新聞報導讓我非常擔心。我每天都會哭,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壓力。」

薩皮加計畫下週帶著女兒再次出走,前往倫敦投靠一個願意幫助烏克蘭人的家庭。

她過去也曾出走,2014年俄羅斯侵占克里米亞半島時,她和丈夫就住在克里米亞。

如果這次成功到達倫敦,她不知道自己會待多久,「很難事先做好計畫。」

基輔民眾每天都有相同感受,沒人能預測戰爭還會持續多久。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