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匡青年曾入共軍 墾荒取暖被控反革命改變立場

已故作家倪匡畢生反共眾所皆知,但他年輕時其實曾經加入中共解放軍,並領導基層官兵,卻因蒙古墾荒的際遇徹底認清中共本質而覺醒。

德國之聲(DW)4日報導,倪匡本名倪聰,1935年生於上海,16歲從名校輟學,改報考華東人民革命大學,並投身軍旅,之後被派往蒙古墾荒,因拆木橋生火取暖發生意外被控破壞交通,淪為反革命分子而逃兵。

倪匡生前曾回憶這段往事說,當時他和其他士兵在風雪中拆了一座木橋燒火取暖,又因他偷養的狼狗咬傷大隊長。

1956年5月,倪匡得知自己可能被判死刑而決定逃亡,先從內蒙古騎馬、再乘火車到大連,再搭船抵達上海,接著又步行3個月南下廣州,1957年7月,歷經九死一生從澳門偷渡,終於抵達香港。

倪匡說,他16歲到23歲的歲月裡,見證過飢荒,經歷土地革命、鬥地主,甚至自己最後淪為被批鬥的對象。這7年的生活讓他體認到,人可以在環境中如何生存,並徹底瞭解人可以委屈、卑微到什麼程度。

他還說:「人應該有生存的基本權利,這個基本權利是不可以被剝奪的」。

此後倪匡一貫堅持反共立場,公開場合毫不避諱表達自己的想法:「共產黨的本質不會變」。甚至聲稱「根本不相信一國兩制這回事」,只是「共產黨說了算」,又稱「愛國必須反共,反共才是愛國」。

倪匡的真知灼見,對照當前香港因「港區國安法」箝制而失去往昔東方明珠的活力,令人不勝唏噓。2019年香港電台節目「鏗鏘說」訪問他,當時倪匡曾說「香港如果失去自由,優點便會被毀滅」。

倪匡1983年的報章連載小說「追龍」,當中「預言」東方有個大城市要毀滅,「要毀滅一個大城市,不一定是天災,也可以是人禍,人禍不一定是戰爭,幾個人的愚昧無知的行動,可以令大城市徹底死亡」,以及「只要令城市原來的優點消失,就可以令它毀滅死亡」。

2019年香港爆發反送中抗爭,當時在節目中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詢問倪匡,書中所提的東方大城是否意有所指?倪匡坦率回答:「我當然指香港」。

倪匡曾感慨對香港未來感到悲觀,「共產黨管治的地方怎麼會有希望?沒有希望,等於中國大陸任何一個城市一樣。因此,香港的作用愈來愈小」,並深信「言論自由是一切自由之母,沒有言論自由就沒有任何其他自由」。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