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政治拉扯 四大「搖擺國家」受矚目

20國集團(G20)外長會議今天結束後,下週緊接著財長會議也同樣將在印尼峇里島登場。促成俄烏戰爭以來中俄與歐美高官難得同場登台的印尼,正是當前受到關注的四個「搖擺國家」之一。

10年前,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兩位學者方登(Richard Fontaine)和克里曼(Daniel M. Kliman)提出「全球搖擺國家」(Global Swing States)的論述,他們認為印度、巴西、印尼和土耳其是美國政府應該積極拉攏的對象,因為這四個新興經濟體規模夠大且正在成長、具備民主制度、在各自區域占據關鍵戰略位置,而且「重要的是,它們的國際角色正在流動中」。

當時美國面臨的國際環境挑戰包括中國崛起、全球金融海嘯後的國際金融結構弱化、多邊貿易談判停滯、北韓和伊朗核威脅、部分國家民主倒退等。方登和克里曼主張,美國與這些「搖擺國家」打交道會比直接找中、俄兩個難以改變的「鐵板」國家更能有效穩定國際秩序。

10年後的現在,這四個國家自俄烏戰爭以來的表現,似乎正呼應著「搖擺」的特色和關鍵性。

首先來看印尼。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把握今年主辦G20會議的歷史機遇,正努力打造俄烏和談的舞台,6月他先是成為七大工業國集團(G7)會議邀請來賓,接著到基輔拜訪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到莫斯科與俄國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會面。

俄國入侵烏克蘭後,佐科威曾譴責俄國發動戰爭,但4月他拒絕澤倫斯基的軍援請求。俄烏戰爭帶來人口大國印尼的民生難題,包括全球小麥供應斷鏈一度讓印尼國民食物泡麵出現供貨危機,還有棕櫚油本是印尼出口大項,在戰後曾因國內斷供而限制出口,結果又因供應過剩而價崩。

路透社(Reuters)指出,佐科威直到最近之前都不是國際舞台上的活躍角色,但他現在看到了可能寫下他歷史地位的關鍵時運。印尼目前已成功避免了歐美國家外交部長為抵制俄國而不出席G20的可能性,接下來的挑戰是11月的G20高峰會能否讓歐美元首與蒲亭都以某種形式出席。

印度的關鍵搖擺地位,從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俄烏戰事頭2個月密集接待各國政要可見一斑,包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以及中國外長王毅和俄國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等多人都分別飛到印度找他。

印度連續3次在聯合國對俄國的相關譴責案中投票棄權,也拒絕加入歐美對俄經濟抵制行動,甚至還撿便宜搶購俄國石油現貨。但美國仍抓著它參與四方對話、印太經濟架構,歐盟與它重啟自由貿易協定談判;雖與中國邊界關係緊張,但參加中國主導的上海合作組織和亞洲投資開發銀行,6月也在北京主辦的金磚國家視訊峰會與蒲亭遠距同台。

看似力求平衡的搖擺方式,讓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等多個國際媒體都將印度封為俄烏戰爭下受惠最大的國家。蘭德公司(Rand Corp.)資深防衛分析師葛羅斯曼(Derek Grossman)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撰文指出,莫迪政府可能的目標是加速促成多極的國際體系,晉身為其中獨立的超級強權,並取得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地位。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