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紙運動週年 中國參與青年稱政治啟蒙

中國「白紙運動」一週年,當初上街抗議中國大陸COVID-19疫情管控的年輕人,有的選擇出國念書,有的稱這個運動是自己的政治啟蒙,有的參與者說,中國從疫情解封有白紙運動的一份功勞。

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今天刊發對幾名白紙運動參與者的採訪,談他們過去一年來的感受。

白紙運動爆發時,張俊杰在北京的中央財經大學讀大一。去年11月27日晚上,他一個人在教學樓前舉起白紙,被保安拍下照片。隔天早上,他又獨自前往同一地點舉起白紙;大約5分鐘後,校方就有人衝過來,叫他不要做這件事,後來要他簽一份離校承諾書,表示「因為突發疾病需要返回家鄉治療」,校方並通知張父將他接回家。

張俊杰的父親是公職人員,責問兒子為什麼「要當別人的炮灰」。後來父子發生衝突,父親想強行收走張俊杰的手機、電腦,張俊杰指控遭家暴。

幾天後,張俊杰的父親以檢測隔離為名,把他騙到南通市第四人民醫院精神科,「他們找了一個醫生,說我目前處於精神分裂症發作狀態,我當時聽到像晴天霹靂一樣。他問我是不是在北京做抗議事情,這就是典型精神分裂症狀」。醫護人員為他注射鎮靜劑,早晚要他服用精神科藥物。

他說,就連自己的祖父也都在配合醫護,「一直在說我為什麼會病得這麼嚴重、為什麼要反對共產黨,我當時沒想到我的家人會配合他們對我做這種事情。」在精神病房被關近半個月,張俊杰出院回家,並決定不再回北京上學。

20多歲的賽勒斯(Cyrus,化名)去年11月26日到上海烏魯木齊中路參加悼念活動,除了紀念兩天前新疆烏魯木齊因封控逃不出火災的死難者,也為3年多來疫情間的一切表示哀痛。

他說自己在人群中最先喊出「習近平下台」等政治口號,並認為封控帶來的痛苦不只是源自疫情的禍害,歸根究底還是國家社會體系的問題。

賽勒斯在清晨安然回到家,但他有在微信上發出抗議照片。幾天後封控解除,警員上門逮捕他並關押了一天,盤問抗議始末,同時備份了他手機與電腦資料,要他報告示威者行動計畫,但並沒有後話。

另一名Orange(化名)說,去年11月27日看到成都的集會消息,雖然感覺未必能夠做到什麼,但是覺得一定要去現場,「在那個現場,聽到大家敢去喊口號,我真的覺得,當下那一刻的中國社會真的會有所改變。」

在白紙運動之後一段時間,「國保」曾3次問他有沒有到現場,他否認,之後就沒有再往下問。

根據「維權網」統計,整場運動中至少超過有100人被捕,當中能確認名字的有32人;部分人已經獲釋,有人則要取保候審,還有些人仍然失聯。

報導說,經歷了白紙運動後,南通的張俊杰、上海的賽勒斯、成都的Orange,不約而同都決定出走海外。張俊杰申請紐西蘭的大學,並打算申請政治庇護。賽勒斯赴英國倫敦留學。Orange也於今年5月抵達法國。

賽勒斯說,以前希望到大公司工作,現在則想到非政府組織工作,比如國際特赦組織,為人權發聲,「白紙運動改變了我。」

回顧過去,賽勒斯將那一晚的抗議,看作自己的政治啟蒙。運動不久後,中國國務院發出「新十條」,進一步放寬防疫管控。他認為,中國能夠解封,參與白紙運動的人都有一份功勞。

他還發現,相比國內參與者沉默,海外參與者積極得多,「我離開了中國之後,才意識到白紙這件事情對海外這群人而言是多麼重要。」

對於白紙運動帶給中國的影響,報導引述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院長曾銳生說,比較直接的一點是,由於封控帶來的痛苦經歷,使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失去部份民望。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