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會高調抗北京 貿易團體避風頭紛與中企切割

隨著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對中國政府的不信任度飆高,中國公司聘請知名人物在華府遊說已成過去式。貿易團體紛紛與中國客戶劃清界線,美國遊說公司也不再為北京效命。

國會山莊抗中氛圍高漲,於中國紮根或被懷疑與中共有聯繫的公司迅速發現自己沒有盟友可以向國會議員陳述立場。

美國政治新聞網Politico今天報導,這種壓力如今轉向華府貿易協會,幾個主要產業團體面臨國會質詢時,屈服於要求驅逐與中國有聯繫的成員的壓力。

與幾年前相比,華府情勢已經產生明顯變化。當時中國電信巨頭中興通訊能聘請前參議員柯爾曼(Norm Coleman)及李柏曼(Joe Lieberman)等知名人物在華府為自己護航。

Politico指出,加入貿易團體的好處不僅在於能夠動員集體的遊說和財務實力來因應產業面臨的威脅。貿易團體也為成員提供可信度,並且可以成為個別成員的重要辯護者。

以中右翼科技組織NetChoice為例,在眾議院多數黨領袖史卡利塞(Steve Scalise)辦公室施壓下,NetChoice已於5月將TikTok從成員名單中剔除。

據報導,零售業的主要貿易協會之一美國全國零售聯盟(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NRF)也拒絕中國快時尚電商Shein加入。

甚至中國政府本身也失去了所有的美國遊說者。

根據今年稍早向美國司法部提交的文件,最後一家為中國政府正式部門註冊的遊說公司Squire Patton Boggs,2023年底起不再代表中國駐美大使館。司法部的文件顯示,這家公司已為大使館工作近20年,2005年到2023年為大使館宣傳獲得超過920萬美元(約新台幣2億9770萬元)收入。

同時,國會對貿易組織成員與中國關係的審查似乎沒有減少的跡象。

今年5月,紐約州眾院共和黨籍議員斯特凡尼克(Elise Stefanik)及眾院美中戰略競爭特別委員會主席穆勒納爾(John Moolenaar)呼籲司法部調查,由中國無人機製造商大疆創新(DJI)資助的無人機倡議聯盟是否應註冊為外國代理人。

一位參議院共和黨助理向Politico表示,顯然,這些公司正受到比幾年前更嚴的審查。其中美國全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 )就是一個例子,表明即使是最強大的組織也無法倖免於共和黨人的反彈。

國會共和黨人傳統上將這個龐大的商業遊說團體視為他們最親密的盟友之一。但在民粹共和黨人和美國企業界間的分歧,以及美國全國商會與親商的民主黨人越走越近之際,美國全國商會如今處於共和黨憤怒的中心,這是之前無法想像的。

這位助理說,「如果回想5、6年前,很難想像共和黨人會公然反抗美國全國商會」。這事件表明,產業協會「不能再把他們多年來與共和黨的關係視為理所當然」,必須特別注意所做的決定或成員的言行,因為他們可能會因此陷入困境。

華府智庫「捍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主任辛格頓(Craig Singleton)預計,這一趨勢將波及許多科技相關產業,尤其是中國希望主導的電信、電池及無人機業。

但對於與中國有聯繫的公司來說,要在華府尋找盟友,並非全然無望。

今年稍早,當國會議員提出擴大遊說者黑名單,以納入TikTok雇用的遊說公司時,TikTok並沒有失去旗下任何遊說團體。

雖然有些公司競相斷絕與爭議客戶的關係,有些公司完全拒絕中國客戶,但另一批遊說機構卻「橫空出世」。

美國華府智庫昆西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民主化外交政策計畫主任費里曼(Ben Freeman)說,這一系列事件「看起來與華盛頓郵報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被謀殺後,沙烏地阿拉伯遊說團體所面臨的強烈反對高度相似」。

美國情報界判定哈紹吉謀殺案是在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批准下進行。費里曼指出,沙國一開始面臨巨大的憤怒,很多公司與沙國切斷往來。

「但是,隨著沙烏地阿拉伯從鎂光燈淡出,沙國遊說團體緩慢、但肯定地捲土重來,可以說,現在影響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大。」費里曼預計中國也會走類似路線。

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費里曼指出,只要沒有法律障礙阻止為支付高薪的外國客戶工作,美國總有人願意為他們遊說。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