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訪俄中惹火歐盟 匈牙利奧班想當極右派共主

匈牙利才輪值歐盟主席國沒幾天,總理奧班就接連造訪俄、中,附和北京的俄烏和平論調,讓歐盟政壇氣急敗壞,開會討論如何約束他。奧班的政治算盤,或許是想趁歐洲極右派大興、群龍無首之際成為「共主」。

匈牙利是歐洲聯盟(EU)、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多年成員,但總理奧班(Viktor Orban)的言行卻經常比較像是俄羅斯和中國的盟友。

上台14年的奧班是目前歐盟各國掌權最久的一位,他在1980年代末期靠著民主、反俄活動崛起於匈牙利政壇,執政後卻變得威權、親俄。

歐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因為他打壓媒體和司法等措施有違歐盟法治原則,扣住撥給匈牙利的款項;2018年以來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更數次決議譴責匈牙利的民主倒退,希望剝奪其在歐盟的投票權。

2022年俄羅斯全面侵略烏克蘭後,奧班經常成為歐盟援烏抗俄政策的擋路石。立陶宛外交部長藍斯柏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曾統計,歐盟相關決策有41%曾被匈牙利阻擋。

如今,匈牙利自7月1日起輪值半年的歐盟主席國,負責安排、協調歐盟27國部長級會議的政策議程。這本是奧班修復與歐盟圈關係的機會,但他顯然毫無此意。

奧班先是在2日造訪烏克蘭,請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考慮迅速停火以加速和平談判,澤倫斯基則請他一起加入國際夥伴推動和平的行動。這個委婉說法的意思就是請奧班跟上歐美政府主流立場,即俄國先停火才有和平。

兩人一臉嚴肅的合照才刊登沒幾天,5日奧班又閃電訪俄,與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留下微笑的合照。

這讓歐盟領袖們忙著在社群媒體X發文表態。歐盟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以及德國、波蘭、拉脫維亞、愛沙尼亞、瑞典、捷克、丹麥總理和立陶宛總統都強調奧班無權代表歐盟、訪俄不恰當;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貼文說「姑息無法阻擋蒲亭」。

他既讓歐盟眾人不開心,卻也沒從蒲亭那裡得到什麼。匈牙利媒體「每日新聞匈牙利」(Daily News Hungary)引述學者拉克茲(Andras Racz)看法,奧班此行幾乎被蒲亭羞辱。

拉克茲認為,蒲亭在記者會上先發言,誇誇其談對烏克蘭的批評,且故意扭曲說他明白奧班「此行代表歐盟」,讓隨後發言的奧班既不能承認也不好否認,說起話來軟弱無力。

緊接著奧班在週末訪問亞塞拜然,8日(週一)又突然訪中,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稱許中國是「創造俄烏戰爭和平條件的關鍵力量」,表態支持中國與巴西所提解決烏克蘭危機的「六點共識」,與歐盟立場相左。

習近平臨時配合演出奧班這場突如其來的外交秀,也顯示匈牙利被北京視為切入歐盟的「破口」地位,在歐中關係緊張下更形重要。

最讓歐盟圈跳腳的,是奧班在出訪的文宣中使用匈牙利輪值歐盟主席國的特定標誌,混淆視聽,將他只能代表自己國家的單獨出訪披上歐盟外衣。有不少學者專家主張,歐盟理事會可投票取消匈牙利的輪值,讓下一個接棒的波蘭提前輪值。

做出這些令歐盟「親痛仇快」的舉動,奧班為的是哪樁?

斯洛伐克智庫「中歐亞洲研究所」(Central Europe Institute of Asian Studies)學者宏波(Sebestyen Hompot)在「南華早報」(SCMP)採訪中分析,奧班這些外交行動著眼於本週成形的歐洲議會新黨團「歐洲愛國者」(Patriots for Europe)。

這是奧班主導的青年民主黨(Fidesz)在6月歐洲議會改選後所參與發起,短短幾週已拉攏荷蘭、西班牙、法國等極右政黨加入,將原本的極右黨團「認同與民主」(ID)併入,甚至超越了義大利總理梅洛尼主導的強硬右派「歐洲保守及改革」(ECR)黨團,成為掌握83席的歐洲議會第3大黨團。

宏波認為,奧班出訪是想建立他在歐洲民粹右派裡的領袖形象,凸顯他可以改變歐盟,成為極右人士期盼的「另類選擇」代表。

其實奧班的政黨在這次歐洲議會選舉表現不佳,受到新崛起的反對派領袖馬格雅(Peter Magyar)挑戰。馬格雅的自由黨(Tisza)拿下約30%得票率,使奧班在國內看似堅不可摧的地位出現裂縫。

透過外交聲望收割歐洲極右派、緩解內部下滑氣勢,可能是奧班打著俄烏和平調解人旗號下的真正意圖。對歐盟而言,他就像是奧班傳記作者柯沙(Andras Kosa)的書名所稱,「帶來混亂的人」(Man of Chaos)。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