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田善彥》日本人怎麼看待唐鳳

本田善彥》日本人怎麼看待唐鳳

【愛傳媒本田善彥專欄】第三十二屆夏季奧運在東京開幕,根據國際奧委會針對各國發布的防疫規範,考量到奧運東道國的防疫需要,本屆奧運會僅開放各國的奧委會主席、秘書長及國際政要如國家元首、政府首長等到場與會,而台灣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不在此範圍,因此只得取消原訂前往東京奧運的行程。唐鳳也表示為了配合東奧會的防疫政策,決定取消訪日行程。看了這則新聞,就察覺到主辦國日本內部已混亂到不成體統的地步,同時感覺到日本和台灣雙方的溝通聯繫機制其實遠不如外界所想像那般嚴密仔細。

台灣網媒《蘋果日報》以「日本人哭哭!行政院取消唐鳳赴日行程」的標題來報道此事,東森新聞也稱「日本人要失望了!唐鳳臨時取消出征東京奧運」的字眼形容日本國內有股失落感。確實有不少日網友備感不捨,紛紛留言表示「我們隨時歡迎」「疫後再見」之類的話。不過當天剛好有事與幾位國內親朋聯繫,順便試問他們對此則新聞的看法,發現日本百姓對唐鳳的認知並非台媒所講的那麼深刻。自然,唐鳳在日本算是有知名度,日媒喜歡稱她為「LGBT天才IT大臣(部長)」,有些人還稱讚唐鳳過往設立口罩供需資訊平台等防疫措施云云,但一旦離開親台反華的言論圈或熱衷討論IT話題的特定圈子,日本百姓對她的認知則不見得那麼具體。被我問到的親戚阿姨還不好意思地笑稱:「在美容院翻到的雜誌上看過,所以知道好像有這麼一個人,不過一時叫不出誰。」如此看來,至少我身邊沒看到因為唐鳳放棄訪日而「失望落淚」的人。

日本和台灣之間,一直都存在著這種信息落差,而包括執政當局在內有人不斷地蓄意利用此落差操弄議題,刻意塑造對自己有利的氛圍。其實每個國家之間都有此類的結構,但日台雙方長期處於表面良好實則各懷鬼胎的情感狀態,看來這種不健康的趨勢日益嚴重。

唐鳳為何受到日媒的青睞?綜合幾位國內資深同行的說法,從媒體的角度來看,唐的幾個背景和經歷——不習慣傳統正規教育、十四歲起便在家自學、年輕、高IQ、精通IT、跨性別者的身份等,包括其獨特的外表,均有新聞亮點。特別是兩年前,當時七十八歲的老政客竹本直一就任負責科技IT政策的特命大臣,他雖然標榜自己經常使用社交網站,一再地強調自己多理解高科技,但是始終無法獲得多數選民的認同。此時台灣既年輕又精通IT形象的唐鳳與日本的竹本形成了鮮烈的對比,不少媒體用她做對照嘲笑竹本。再加上二零二零年新型冠狀肺炎的疫情爆發後,日本官方控制疫情的政策破綻百出,表現出不知所措的失態,反觀當時台灣官方則尚且成功地塑造出能夠控制疫情的形象,於是日本國內便湧現出一股誇獎台灣防疫同時又回頭犀利批評日本政府的言論風潮。

誇獎他人的心理狀態,往往出於對他人的優越感,特別是誇獎他人的真實用意,在於檢討自己人的同時,又以被誇獎的對象絕不會構成對自己真正威脅為前提。日本對台灣的誇獎正是如此。對日本輿論來說,台灣無法構成競爭威脅,而對台灣擁有負面情緒的日本人不多,因此他們常將台灣視為不會挑戰日本的弱勢,為了滿足自戀以及發洩對現狀的不滿,從而加以誇獎。

試問一下,日本主流社會會真心接受日本政府內也有像唐鳳那樣背景和身份的高級官員嗎?我看答案是否定的。現階段,日本主流社會還是無法容忍不在傳統正規體系接受教育、少年得志、有個性的外表、跨性別者等唐鳳所代表的幾個價值。台灣方面標榜的所謂多元價值到底是真心還是膚淺地模仿西方式政治正確,尚且還有待商榷:口號上刻意強調的多元,可能並非真實的多元,而是實際上代表著另類一元化專制體制下的「時尚假多元」思維。

很確定的是,日本在這方面的態度還非常頑固保守,例如同性婚姻等性別議題因為涉及到基本人權,政客雖不會公開挑戰政治正確,但內心不認同者不少。去年日本東京都足立區議會七十八歲自民黨議員白石正輝在議會質詢時說:「若以法律保護男女同性戀者,足立區將會滅亡。」白石的歧視性發言引發輿論批評,但白石最初拒絕道歉,後來議長與黨團都分別對白石嚴厲警告,他終於道歉。雖然今年初地方法院判決指出「禁止同婚」違憲,同性戀伴侶也應享有與異性戀伴侶相同權益,但過去的跡象顯示,日本社會原有的保守價值仍然很難撼動。不僅針對LGBT的議題,其他如過度重視長幼之序、論資排輩、同儕壓力、嫉妒少年發跡、排外性強等偏見及問題,均常見於日常生活中。

當代日本除了演藝圈等特定的行業,少數族群被接受的空間十分有限。吹捧唐鳳的日媒和唐粉其實心知肚明,正因為唐鳳是不折不扣的外國人,她的「出格」也並非存在於日本人身邊,人們才能放心地消費唐所代表的幻想,而自然對台灣的真實一面毫不在乎。

●原刊於《亞洲周刊》2021年第30期,經授權刊登

照片取自唐鳳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