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智立專欄】台灣想加入IPEF,是「愛配合」還是「我佩服」?

【王智立專欄】台灣想加入IPEF,是「愛配合」還是「我佩服」?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於5/22指出,沒有將台灣納入美國於去年十月提出的印太經濟架構(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IPEF),而是將深化台美雙邊經濟夥伴關係。

一時之間,在台灣引起熱議,執政黨自是勇於辯護,而在野黨卻大加撻伐。

其實,台灣不能成為首輪加入IPEF 本是意料中事,台灣目前對美國最大的價值是半導體產業(以台積領軍的供應鏈)和台灣本身的戰略地理位置。必須承認,前者高度依賴歐美日的製程設備(ASML/AMAT/TEL等)和智財權(Silicon IP)及EDA工具,因此只能乖乖聽話。而後者,只要台灣不親中就夠了,與美國的經濟發展相對無直接關聯。

美國拜登總統就職一年多,本月(5/20-5/24)首度出訪亞洲,挑選韓國為第一站而非過往的慣例日本,主要是代表美國對半導體供應鏈的重視以及肯定三星的領導地位(其佔全球記憶體4成,並具最接近台積的邏輯製程能力,特別是即將推出的3nm,值得關注)。

在過去,半導體產業一直以經濟獲利為主,其中良率是最重要的,因此台積穩定的高良率深獲好評。但在當前地緣政治的考慮下,供應鏈的韌性更重要,這對台灣未來的考驗不小,也反映了台灣半導體產業的全球地位還沒有辦法達到「喊水會結凍」。

而且,三星在美國德州Taylor準備投資170億美元建廠,是空前大手筆(台積在亞利桑那州投資120億美元)。半導體技術與產能,如同軍備競賽一般,除了需投入大量的銀彈,跨國的管理能力和對當地法規(特別是勞工/環保)以及政府關係也都很關鍵,台灣在這方面的挑戰需花更多時間來克服!

因前任川普總統退出TPP (Trans-Paf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拜登政府也拒絕參加CPTPP,決定另起爐灶,於去年十月提出IPEF(印太經濟架構),準備在亞洲與中國、日韓、澳紐、以及東南亞等15個國家成立的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互別苗頭。

所謂IPEF(印太經濟架構(framework)),其實和傳統的經濟或自由貿易協定(agreement)很不同,目前規劃的範圍共分為4個面向或支柱(pillars)

一、公平交易(含數位經濟/勞工/環境)

二、供應鏈韌性

三、基礎建設與潔淨能源/技術

四、稅務與反腐

第一項由美國貿易代表(USTR)負責,而第二、三、四項將由美國商務部(DOC)主政。而這四個面向,彼此之間並沒有捆綁在一起的需要,可依個別國家的利益與現實情況,選擇性的加入任一個支柱(pillar)。同時,IPEF不需要經過國會的確認與表決,美國也不打算以開放自身市場來做為其他國家加入的誘因(與自由貿易協定FTA或之前美國倡議的TPP大為不同),顯然這是一個拉幫結派的「戰略性」架構,而非過往傳統的經貿協定,美國的目標是在18個月後舉行的APEC會議上(2023年11月剛好輪到美國舉辦)正式運作,具體成效和可持續性(包括2024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是否會再影響IPEF的推動)均仍有待觀察。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