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衰退壓力大 烏克蘭成代理孕母重鎮

經濟衰退壓力大 烏克蘭成代理孕母重鎮
經濟困頓的烏克蘭,近年逐漸發展成國際代理孕母的重鎮。在疫情爆發之後,許多外國顧客礙於防疫管制,沒有辦法飛到烏克蘭,帶走自己的代孕寶寶;不過在政府積極的介入下,寶寶和家人最近是陸續團圓了。

阿根廷婦女韋耶茲眼睛泛著淚光,求子十年不成的她,終於在烏克蘭首都基輔這家診所,親眼見到自己透過代理孕母生下的兒子。輕輕把他擁在懷裡,怎麼也看不夠。

另一對阿根廷夫妻的漫長等待也終於結束,兒子在烏克蘭的代孕診所出生71天後,一家三口團圓。先前全球防疫封鎖,國際航班中斷的時間,他們無法飛到烏克蘭看孩子,憂心如焚。尋求代孕夫妻荷西與芙拉維亞說:「我們太激動了,防疫封鎖期間我們很辛苦、焦慮、歡喜、激動、幸福、成就感,實現我們十年來尋尋覓覓的夢想。」

基輔這家專業代孕診所,過去幾個月接生了數十個幫外國顧客代孕的寶寶,卻因為防疫旅遊限制,孩子父母只能透過手機,跟自己新生的孩子見面。診所在網路上發布嬰兒排排躺在育嬰室,等不到親人的畫面,引起廣大迴響;政府也立刻介入,協助外籍父母獲得特別許可,入境後隔離檢疫七天,就能帶上小小新成員回家。

烏克蘭是少數允許為外國人進行商業代孕的國家,而且外國人委託與領養的相關限制寬鬆,儘管2000年已經立法通過,但到大約五年前,印度跟泰國相繼禁止為外國人商業代孕後,烏克蘭這門產業出現爆炸性增長。

烏克蘭在克里米亞危機後,經濟衰退失業率高,很多年輕婦女選擇代孕這條路,她們的年齡必須在35歲以下,至少順產生過一胎、且身心健康。代孕價格對外國顧客則很有吸引力,生一胎15000到17000美元,合台幣不到六十萬,是先進國家的一半,逐漸發展成國際代孕重鎮,深受歐美客戶歡迎,中國顧客也增加到三成之多。烏克蘭代理孕母奧嘉說:「我身為代理孕母很驕傲,我很高興能給予孩子生命,這些孩子將會一生受到父母疼愛。」

非官方統計顯示,烏克蘭每年有2500到3000名兒童,是外國父母透過代孕在當地生下的;但是行業監管鬆散,充斥著剝削與貪腐,孕母的福利缺乏保障,有些不肖診所以代孕為名,掩護非法商業領養,形同販嬰,專家擔心人謀不臧讓烏克蘭淪為線上嬰兒商店。

  • 新聞關鍵字: 克里米亞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