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秘辛》史達林時期的對華外交(二):蘇俄的五張大牌

《田中奏摺》出臺時,田中義一辭職不久,蹊蹺去世,死無對證,《田中奏摺》正好冠上他的名義。日本人不信不要緊,只要中國人民相信,蘇俄就達到目的了。《田中奏摺》出色地完成了惡化中日關係的任務。

打實力牌,公開以勢壓人

蔣經國在回憶錄中曾舉了一個典型的例子。抗戰勝利前夕,蔣經國奉蔣介石之命隨宋子文就《雅爾塔協定》、蘇俄企圖借對日參戰割走外蒙古一事摸底並相機做工作。蔣寫道:「到了正式談判開始的時候,……斯大林拿一張紙向宋院長面前一擲,態度傲慢,舉動下流;隨著說:『你看過這個東西沒有?』宋院長一看,知道是《雅爾塔協定》,回答說:『我只知道大概的內容。』斯大林又強調說: 『你談問題,是可以的,但只能拿這個東西做根據;這是羅斯福簽過字的。』」蔣經國回憶:關於外蒙古獨立問題,斯大林毫不退讓,談判沒有結果。蔣介石打電報給蔣經國,要其以個人名義去看斯大林,轉告他為什麼中國不能讓外蒙古獨立的道理。斯大林問蔣經國:「你們對外蒙古為什麼堅持不讓它『獨立』?」蔣經國說:「你應當諒解,我們中國七年抗戰,就是為了要把失土收復回來,今天日本還沒有趕走,東北、臺灣還沒有收回,一切失地,都在敵人手中;反而把這樣大的一塊土地割讓出去,豈不失卻了抗戰的本意?我們的國民一定不會原諒我們,會說我們『出賣了國土』;在這樣情形之下,國民一定會起來反對政府,那我們就無法支援抗戰,所以,我們不能同意外蒙古歸併給俄國。」

斯大林這樣回答蔣經國:「你這段話很有道理,我不是不知道。不過,你要曉得,今天並不是我要你來幫忙,而是你要我來幫忙;倘使你本國有力量,自己可以打日本,我自然不會提出要求。今天,你沒有這個力量,還要講這些話,就等於廢話!」斯大林不加掩飾地說,「老實告訴你,我之所以要外蒙古,完全是站在軍事的戰略觀點而要這塊地方的」,「關於蒙古人民共和國不值一提,因為中國早就失去了蒙古」。(俄羅斯聯邦總統檔案館,全宗45,目錄1,卷宗322,第84頁)

(作者曾任北京外交學院黨委書記兼常務副院長、中國駐辛巴威大使、駐蘇利南共和國大使、駐美國舊金山總領事)

「三策智庫」是第一個由媒體人組成的跨地區學術團體,包括兩岸三地、新加坡、馬來西亞和日本的媒體高層主管、政治評論家、專欄作家和資深記者等。
  • 新聞關鍵字: 國民黨孫中山孫越都更

最新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