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司法官只為使命感 退職超有行情

當司法官只為使命感 退職超有行情
從2018年間起年金改革起至今,司法官退休、退職粗估出走逾400名司法官,離退率超過全國3千位司法官的10%,堪稱司法史之最,今年退職數字更是蔓延到精英層級司法官。退職司法官表示,理由很簡單 ,就是「不知為何而戰!」

不知為何而戰

2年前,專辦毒品、詐欺、經濟犯罪的前台灣高等檢察署檢察官王捷拓與林柏宏兩人轉換跑道,退職後在台中成立觀晰科技法律事務所,建置科技部門打造數位採證室、測謊室及高科技分析室,配備比一般地檢署還精緻。他為自己設定努力目標,全心邁進。

王捷拓說,社會很愛批判司法官「高薪優渥」、「米蟲」等字眼,不但磨損司法官的熱情和衝勁,也讓司法官失去工作目標。不少退職司法官說「不知為誰而戰」,王捷拓認為,這一切都是出在搖擺不定的司法改革和對司法官的尊重度上。

司法官背景行情高

其實司法官退職,轉任律師的收費行情是很高的。一般律師接案的收費是,一案一審5到6萬元不等,若是司法官轉任背景的律師,約要8到15萬元不等。若是社會重大矚目或是全國性貪污案件,那就要30萬元起跳,並視案情難易度、開庭次數調整金額。

一名從司法官轉任的律師表示,他曾經將一名在超商偷東西而被以準強盜起訴的當事人,從最高刑度5年的準強盜罪,打官司打到改以竊盜罪,易科罰金6個月,靠的是過去燒肝辦案累積的專業經驗。從可能坐牢變成罰錢免關的判決結果,如此的天淵之別,民眾肯定願意多給一些費用「花錢消災」。

現司法官為使命感

過去當司法官時專辦犯罪,將嫌犯起訴判刑,如今卻要為嫌犯辯護無罪或降低刑度,心態上要如何調適呢?一名出來創業10餘年的律師很技巧地回應:「以前的工作是『伸張正義』,現在的工作是『保障人權』。 」

一名資深檢察官退職當律師說,在社會一片批評司法官的罵聲中,仍有人堅持守住崗位,應該是為了法律人原有的使命感和榮譽心,他感到非常佩服,期望司改給真正做事的司法官一個公道。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