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必須有錢有愛有意義!把喜歡的事情做成事業,成為斜槓、創業者的提案

佐依 Zoey
從一位視覺設計師,變成旅遊編輯,再到外商公司擔任了三年的在家工作主編。因為長期以電腦維生、到處流浪,也體會到數位遊牧民族的酸與甜,並開始在網路上分享遠距工作的生活和自己對品牌經營、數位行銷與自我成長的一些看法與Insight。

現在是「理想生活設計」的創辦人以及「佐編茶水間」音頻節目主持人。致力於幫助讀者打造個人品牌、強化自我行銷技巧,引導觀眾透過自主學習和個人成長的修煉找到事業與生活平衡。

★內文試閱:

前言

你什麼時候才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起責任?」

這是我爸爸在我高中畢業時曾對我說的話。說是高中畢業也不太對,其實我高中是肄業的,這是一段不為人知的黑歷史,我也鮮少和他人提到這件事。

高中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轉捩點,那時候,我發現自己對學校的課業一點興趣也沒有,事實上,我也不在乎自己的學業成績與學校表現,每天總是想盡各種辦法與各種理由裝病請假和翹課。那時唯一讓我有動力去上學的幾件事只有金工課(我念設計學系)、電腦繪圖課以及下了課之後的社團活動(我加入的是街舞社),然而,這些我認為有趣的術科與活動都在高二下學期收了尾,高中的最後一年,所有學生都不會參加社課,工藝或技術科目也幾乎被取消,接踵而來的是每個月的模擬考與從早到晚的自習,而我翹課的頻率也越來越誇張。

當時的情況誇張到教官每一週都會用全校的廣播系統把我叫去教官室訓話,我在想,全校只要聽到我的學號前三位數(總共有五位數)就可以馬上知道教官在叫我。有一次,我還在放學後接到校長打來的電話(沒錯,校長直接打到我的手機)當時一接起來,我還以為對方在開玩笑,但仔細一聽,還真的是校長的聲音!校長和我說:「哎呀,你今天的勞動服務是不是沒有掃乾淨?我在走廊還看到有垃圾,不要被教官給發現了,明天要掃乾淨一點喔!」校長語氣溫和俏皮,完全沒有責備的意思,但我也隱約能感受到這是校長的另類警示,全世界都對我非常的寬容,但我的生活依然過得渾渾噩噩,甚至像在行屍走肉。

我是家中的獨生女,說是被捧在掌心上養大的也不為過,想要什麼幾乎是開口要就能得到,然而,我一向可以很明確的知道自己不要什麼、不想做什麼,但是我就是無法釐清自己究竟「想要什麼」或想過怎麼樣的生活、想成為怎麼樣的人,最後,我因為出席率過低而無法領取畢業證書,只能領到肄業證書。

這件事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個滿大的打擊,我爸媽一直都算是一對天使爸媽,他們從來不要求我在學業上有什麼傲人的成績,只希望我可以快快樂樂的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但是,那個時候的我不只成績一點也不傲人,我也不覺得自己有多快樂,生活毫無目標、昏昏沈沈,每天無精打采且一直睡覺(後來我發現有點憂鬱的人似乎都會睡很久)然而,有一件事情是我私底下依然保有的興趣:逛書店。

高中時期的我雖然不愛上學,但我真心覺得自己一點也不是個壞孩子,如果翹課在外,我也不會去抽煙喝酒或上網咖,我就是喜歡去書店坐在角落看書,那時的我會到附近的糕點店買一顆超過五十元的馬卡龍,配上一杯榛果拿鐵,坐在誠品的角落享受這份奢侈,這對當時的我來說完全是個完美的理想時光,而我也開始觀察自己都選些什麼書來看,通常是科幻或非科幻小說、心靈成長、手作、居家佈置與旅行類的書籍。

某一天,我在誠品的書架上看到一本名為《澳洲打工度假聖經》的書,眼睛馬上為之一亮,那時海外打工度假才剛開始盛行不久,我其實也是初次接觸這個消息,以前完全不知道國外有這樣的Program,那本書很厚,我開始慢慢在翹課時間或放學後一頁一頁的閱讀書裡的內容,讀完一遍還不夠,我甚至看了第二遍,並且自己帶了筆記本把相關的重點記下來再回家上網做功課,那時的我腦中冒出了一個念頭:「我要去澳洲打工度假,這是我想做的事情!」

好久好久,我沒有體會過那種充滿希望與燃起鬥志的痛快感,我的生活中出現了嶄新的目標,它讓我每天都有起床的動力,生活也從隨波逐流變得更有方向。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每個人都在說讀書可以改變人生,因為它確實也用了不一樣的形式啟動了我接下來的一生。後來,我把這本書買回家放在床頭邊,早上起床讀、晚上睡前也讀。我把事前需要做的準備列了一個清單,甚至準備採買打工度假需要的用品,萬事俱全,只欠東風,我必須要和父母協商並取得他們的同意,最重要的是,取得資金。

那時我還做了一張預算清單,包含機票、簽證、住宿、仲介等費用,將這些明細列了下來,粗估15萬元台幣可以讓我啟航,展開澳洲打工度假之旅,心裡暗自竊喜著這個天衣無縫的完美計畫,也認為自己準備周詳,父母肯定會答應,沒想到,我爸媽卻氣得怒髮衝冠,硬生生地拒絕我的要求。

「你會不會覺得自己有點得寸進尺?」我爸爸怒斥。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